2004年9月30日 星期四

我的新玩具

toy.jpg
發燒的緣故,頭暈腦脹走出書房,見老公捧了一個大箱子進門,說是送我的新玩具。


「猜猜看囉!」他笑臉盈盈拆起箱子來。以體積看來,本以為是高爾夫球袋,可我已經很久不打小白球,應該不是..。老公提示說有lens,我馬上猜到望遠鏡。怎會想到買望遠鏡?「送妳啊!」他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少來,你這網路購物狂肯定是看到望遠鏡特價..手軟了..」


「不相信就算了。可惜包裹晚來一天,來不及送妳看月亮。不過,這兩天下雨也看不到月亮..反正妳也愛看星星..」


為了表達謝意,我獻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他笑問:「為何月亮代表妳的心?又大又圓喔?」哼,真是不解風情又愛耍嘴皮的傢伙。

ps1.今晚買外食。「66海之味」的排骨飯教人吃了就感覺幸福,原因無他,就是很有台灣味。每逢佳節倍思親,只能以食物解鄉愁了。

ps2.這張是我用另一個新玩具Canon power shot A95拍攝,效果還可以。

2004年9月29日 星期三

「大長今」精神

李英愛飾演長今
我不常看連續劇,一年可能看一部吧。最近,老公說他上司大力推薦「大長今」的DVD,說這在台灣韓日很流行,我們好奇看了一集。就這樣,欲罷不能地看下去,我的婆婆也跟著一起迷。


大長今的編劇很厲害,將飲食、醫學與生活環環相扣,並細膩描寫人性。每個人遇到挫折都會有軟弱的時候,如何堅持信念卻是人生的大課題,這是「大長今」的迷人之處(我想起日劇「阿信」)。


此外,它也啟發我將愛心、細心加入烹飪裡,從未剁雞的我昨晚還剁煮了一鍋可樂雞。

目前進度第二十八集
劇照來源網站:

2004年9月28日 星期二

公路飛馳照

newport.jpg從史坦島回家的路上行駛BQE,經過布魯克林。
夕陽將路面曬成一片油金,高速公路旁的棕石屋顯得分外豔紅,我連忙拿起相機捕捉,快門是四千分之一秒,效果還不錯。


生命中的美景就是如此隨手可拾。

2004年9月27日 星期一

緣在此山中

mark1.jpg下午到史坦島(Staten Island)晃蕩。我們在Richmond一帶尋找原始的氣息,最後跑到High Rock Park。它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公園,我的旅遊新書也不會介紹它。怎麼說呢?一來公園人煙稀少(整座山連個鬼影也沒),二來大眾交通不便,三來它樹林面積廣大,大部分是健行步道,安全死角多。總之,它荒涼得像個棄婦,我不認為觀光客會眷顧它。(對熱愛登山健行的人來說,它卻是一個充滿原味的好地方)

我那口子是內熱外冷的傢伙,人多的地方他就是一本正經,四下無人可三八得很,耍寶功力不輸周潤發(瞭解我愛上他哪一點了吧?)在山裡,他拿著木棒揮舞著,喝喝哈ㄏ一,還擺 POSE 叫我趕快拍。

那一刻,感覺好幸福。真喜歡和他在山裡蹦蹦跳跳地,像個孩子。



2004年9月23日 星期四

Herman Mac Neil Park

park2.jpg昨天約老公去住家附近的Herman Mac Neil Park 拍日落。雲彩挑動我的直覺,相信絕對有好收穫。日落美極了,奼紅豔紫全染上天空,前方BRONX的高樓恍若被焚燒著。可惜,我們都沒帶長鏡頭,這熊熊烈火只能純欣賞了。


開車回家的途中,我告訴老公,總覺得拍風景照像作夢。夢醒了,很多detail都不記得。就拿日落來說,我拍過那麼多,可有哪一次記得清楚?只好靠照片拼湊...


可,我不認為照片能留住視網膜沾抹的原汁原味。最後只好擺上公園的照片,當作「我拍,故我在」的證據。

2004年9月19日 星期日

聖那卡湖的呼喚

愛好攝影的人一定聽聞過全美第二大湖五指湖(Finger Lakes),它的逸氣、原始、靜懿,以及衛星圖片那「六」根清晰可見的纖細手指。是的,五指湖有六大湖,傳說是印地安神創造天堂時不小心滑跤,在人間留下的六個指痕。



其中,聖那卡湖(Seneca Lake)的位置正中無名指,為人們增添幾許唯美浪漫的遐想,在這裡求婚再好不過了。



聖那卡湖的印地安名assiniki,意思是「多石的地方」。的確,它是五指湖裡湖岸線最峻峭的,也是最深最廣袤的湖,佔地三千五百五十英畝。正因湖面浩渺,調節四周的溫度,適合培植優良葡萄,遂成為知名的酒鄉。二十六家酒廠盤踞湖岸,召喚旅人停下腳步,賞湖品酒。



閒適的品酒之旅



聖那卡湖酒的主要市場在紐約州,舉凡葡萄酒、紅酒、白酒、香檳、甜酒…種類繁多,值得細細品嚐,找尋「對味」。何謂「對味」?酒廠Nagy’s New Land 的老闆Nagy相當隨性,說食物配酒並沒有一定的規則,重要的是自己喜歡。



普遍而言,食物配酒有它簡單的規則。像是紅肉(如牛排)配紅酒,白肉(如雞、魚)配白酒,泰國菜等辣食配香檳(Bubbly),龍蝦、海鮮等鹹食搭配酸性酒。最受歡迎的酸性酒是Cabernet Sauvignon與Chardonnay,能夠搭配很多食物。



如何利用週末假期,來段休閒的品酒之旅?首先,計畫欲購買的酒品,接著上網搜尋評價。舉例來說,我喜歡白葡萄酒Riesling,得知Lakewood酒廠的二00二年Riesling得獎,就前往試飲選購,在有限的時間滿載而歸。



當然,選擇絕佳風景的酒廠與品酒室(tasting room)非常重要。湖光嵐影,酒更香。本人特別推薦兩家風味絕佳的酒廠。



其一、FOX RUN,聖那卡湖最熱門的午餐景點。揀一瓶酒,選塊起司、臘腸,到它依山面湖的木造陽台享用,是極為美好的事。這裡的Deli多從歐洲進口,風味媲美曼哈頓的Zarbar’s。聖那卡湖的酒廠多半不收品酒費,FOX RUN例外,饕客們仍趨之若鶩,其魅力由此可見一斑。



其二、Nagy’s New Land ,位於聖那卡湖東岸,沿著Lerch路駛入,金黃稻海映入眼簾,美不勝收。平日無法得到的美感震撼,如今隨手可拾。Nagy’s座落在一片葡萄園中央,木造小屋極具鄉味,由於不在主要道路上,需費心尋找,遊客寥寥無幾。不過,它的田園景致、私密經驗與工作人員親切的服務態度,絕對值得探訪。



聖那卡灣的浪漫




seneca1.jpg聖那卡灣公園(Seneca Harbor Park)位於聖那卡湖南端,湖水清湛,湖上萬千海鷗群棲群飛,煞是壯觀。泠風徐徐,波光瀲豔,落日的山頭散發迷人的光,站在公園的木棧道,眼前一望無際的湖水幻化成絕美的嫣紅,廣邈得教人心胸開闊了起來。



搭乘遊艇欣賞湖光山色是不錯的選擇,航行於細鱗般的湖面,橫越山林。湖畔的玩意兒可多了,或漫步,或垂釣,或打迷你高爾夫,或欣賞海鷗飛翔鴨子戲水,一派悠閒自在。



聖那卡灣公園有間美食餐廳Seneca Harbor Station,由昔日火車站改建而成。鐵道仍在,餐廳樑柱高達十六英呎,給人高雅懷舊的感覺。挑個靠窗的座位,舉一杯香檳,坐看港灣夕陽無限,是極度浪漫的一件事。他們的海鮮料理令人回味無窮,嘖嘖稱奇,在紐約市區難能享有。



遇見十九個瀑布
seneca2.jpg


就在聖那卡灣公園不遠處有個瓦特基斯葛蘭公園(Watkins Glen State Park),一哩路的健行步道就會遇見十九個大瀑布,壯觀非凡。無論老幼,都能簡單擁有登高望谷,瀑布就在腳下的快感。盤旋而上,沿途有涓涓細流,供孩子戲水玩耍。坡壁上綠樹成蔭,偶逢柔綠濕潤的枝椏,為山林編織幽微的光影。飛瀑縱橫,浩氣蕩蕩,往峽谷深處望去,盡是一道道白光,順著彎延的激流,流淌著。



這是一條美麗的山路,草木的香氣,晶瑩的河流,愛好大自然的人絕對不能錯過。



原野血拼的樂趣



聖那卡湖與西側大湖奇吾卡湖(Keuka Lake)間是一片平坦開闊的原野。行駛十四A公路,沿途可見放野的牛,馬車三三兩兩。



seneca3.jpg在原野的中央有個假日市集叫風車市場(The Windmill Farm and Craft Market),販售農產與木雕。三十一英畝的市集土地規劃良善,有室內商場、街頭小店、餐飲部、野餐區、花園…等。這裡有超過兩百五十家的攤販,耗上一個午後的時光,你會發現許多物美價廉的藝術品與木製家居用品,禁不住大肆血拼起來。



環遊聖那卡湖的田園景致與小鎮風光,直教人拋開俗務羈絆,流連忘返。它的美,是使人低迴不已的招喚。







旅遊資訊

☆ 住宿、地圖、行程規劃:可連至網站http://www.senecalakewine.com或http://www.corningfingerlakes.com 。

☆ The Windmill Farm and Craft Market網站:www.thewindmill.com




(刊載於世界週刊,2004.08.15)

2004年9月17日 星期五

極度勞累

今天素描的Model不夠專業,每個Pose都要想好久,等得我頭髮發白。看在她要一絲不掛陪我們三個小時的份上,我們一句牢騷也沒發。

結束畫畫課,我趕到隔壁大樓的Broadway Dance Center 跳舞。今天我選FUNK,老師Bev Brown是個黑美人,狠心地督促我們做單手扶地挺身..。我發現,我真的老了,體力大不如前,跳了一小時non-stop 就快要暈倒。最後,還是咬緊牙關撐完這90分鐘的課。

汗流浹背走在57街,只想著一件事:明天起要多運動鍛鍊身體。

2004年9月15日 星期三

新港(Newport)一隅

newport.jpg話說勞工節的週末,我和老公到羅德島(Rhode Island)度假。羅德島是美國「最小」的一州,玩了三天只玩了其中最熱鬧的新港(Newport)。新港的熱鬧繁華不輸給大城市,乾淨得教人打從心底歡喜(沒辦法,紐約市區實在太髒了!!)穿梭的人群多到讓我以為來到夏威夷。


我們離開市區,沿著Ocean Drive一路駛去,找到了最南端的Brenton State Park,癡愛Park的我們,二話不說跳下車晃晃,順便買杯檸檬冰解渴。近傍晚時天色大變,上空的雲層像要擰出水來。正逢佛羅里達州的暴風雨,氣流北上,讓這裡的雲彩有了微妙的變化。我準備好相機,獵取自行車路過的景色。


你看到了嗎?剛好有三隻海鷗在路邊遊蕩。

2004年9月14日 星期二

生活其實可以很有趣

一直在找尋夫妻相處的平衡點。星期六我們去布魯克林區的展望公園晃蕩,如同往常肩上扛著大背包,裡面全是相機鏡頭。我建議去踩腳踏船,他答應了,這是我們第一次到公園除了拍照、散步、打球以外,破例的一次娛樂。波光粼粼,我的心也隨之透明。

似乎忘記幾個小時前,我洩氣地想買機票離開這裡。

母親的淚

去年,母親為我淚流洶湧。淚流成河,河聚成海。




母親是滿意她的女婿的,逢人便說女婿一表人才通達情理。當女婿奔來臺灣迎親,她自然是開心的,卻也忍俊不住在我的訂婚儀式上頻頻拭淚。



那個訂婚的日子,錄影帶裡盡是些哭得不成人形的人兒。除了母親,祖父母與眾親友都被黑壓壓的離愁籠罩著,濃稠得教人喘不過氣。我將離他們遠去,承諾年年回去看他們。可人世間的事能有幾回算得準?



母親送我到中正機場,那是一個晴朗的秋日,陽光和煦,心情卻不燦爛。母親一邊開車一邊交代,嫁了人不比以前在家當小姐,要多體諒公婆承歡膝下,要多為丈夫設想…。她溫柔的語氣像是一股暖流,沁入我的五臟六腑。我擒著淚,盡說些無關緊要的話。



候機時分,母親給了我一條刻有「琬」字的綠色手機鍊,那是我的名。她說我嫁得遠,也許我從此常使用英文名,可我始終擁有這美好的名。我們相視笑了。



入海關前,我給母親一個擁抱,囑咐她好好照顧自己。我哽咽著,夾雜脫離母體的苦楚,參透麻菜籽異地重生的命運。母親也落淚了,直說傻丫頭,有好歸宿值得開心,哭什麼?進了海關門,就不要想那麼多。我按奈不住難受,像個孩子般嚎啕大哭,母親淚流滿面抱著她待嫁的女兒,哄著,直至不得不分開。



不久,我們見面了,母親來美國參加我的婚禮。我帶她去梅西百貨物色她的晚宴服,去帝國大廈觀賞城市的天際線,去砲台公園看自由女神像,去華盛頓DC看白宮和國會山莊…,母親最開心的是參加我的婚禮,對於有DJ有舞會有遊戲的美式婚禮感到新奇。



後來幾天遇上大風雪,無處可去,母女倆索性整天黏在家裡,聊些陳年舊事。我下廚,做的菜比我以前做給她的還要多。我汗顏,自己的母親還來不及好好孝順,就嫁為人婦。母親在美國的日子,給我莫大的信心和安全感,那是一段美好的時光。



直到送母親到JFK機場,才恍悟人生沒有不散的宴席,再次別離的心悸這下湧上心頭。母女倆相擁而泣,淚河汨汨,淚河成海。流淚變成一種方式,為錐心刺痛不知所措找宣洩的出口。然而,我們是快樂的,只要保有彼此的愛,這就夠了。真的,這就夠了。


��刊載於May母親節.2004 聯合報)

蜜糖的夏天

在美國,人們總喜歡喚女孩sweetie,是蜜糖,也是甜心。這個夏天,我遇見幾個可愛的小姑娘,她們的笑顏和著陽光,暖烘烘的,教人打從心底喜歡。





某個晴朗的午後,在地鐵遇見一個波多黎各的小女孩,水靈大眼轉呀轉,雙手捧著小綠花奶瓶,猛力吸吮柳橙汁,奶嘴頭是黃色的,白衣裳綻放小黃花,好看極了。小女孩的母親一把將她放在身邊,任她一路搖搖晃晃,盪呀盪呀小女孩昏昏欲睡,眼皮垂下。我與身旁的老婆婆看來有點擔心,深恐女孩跌落。猛然,一個煞車,小女孩一股腦兒往右傾倒,教人看了心驚。



她的右手救了她。




只見她的右手撐著座椅,左手緊抓奶瓶,眼睛半張半閉,一副不知何故的模樣,逗得她娘她姨笑得開懷。其他乘客跟著笑了,我笑不出來,只覺得女孩勇敢又可愛,她的小哥在一旁把玩蜘蛛人玩偶,蜘蛛人的手附有吸盤,他時而將蜘蛛人吊掛車窗上,時而抓著蜘蛛人飛翔,發出喝喝英雄般的聲響。



我突然覺得小女孩一點也不輸給蜘蛛人。



前幾天,我在紐約上州的飯店泳池遇見七歲的泰瑞莎和五歲的瓊妮。她們是很典型的紐約市女孩,像好萊塢童星妲珂塔芬妮(Dakota Fanning)那樣機靈好問,俏皮愛捉弄人。



早晨,我兀自在溫暖的泳池裡泗泳,泰瑞莎和瓊妮也泡在那裡,泰瑞沙身上套著一個救生圈。兩姊妹問起我的名,居然和她們的母親相同,便喜出望外問了我一大堆問題,諸如我幾歲啦,有無兄弟,最喜歡的顏色,最喜歡的年紀。



最喜歡的年紀?大哉問,這是七歲小孩會問的問題嗎?



和她們混熟了,兩姊妹就輪番喊著「救我!」要我拯救她們。我木然丟救生圈給她們,淡淡說我知道妳們會游泳。人們常說,給魚不如給支釣竿,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她們游得可好的咧,鑽若遊龍。



瓊妮要我幫她計時,看她可以水裡閉氣多久。十秒,我說。泰瑞莎一聽,也沉了下去,十五秒。妹妹瓊妮不干示弱,再來一次,撐了十二秒…就這樣,兩個小頭在那兒浮沉逗得我忘了游泳。她們一直喚我的名,她們的娘聞聲迎了上去,她們說:「我不是叫妳,妳是『媽』。」



調皮得教人拿她們沒輒。




隔壁鄰居愛咪是個五歲女孩,義大利裔的她擁有濃密的睫毛和一雙慧黠的眼睛。她相當害羞,總是隔著窗戶對我微笑,然後像躲貓貓一樣引領我的目光搜索四周。每回我們家有什麼動靜,譬如搬乒乓桌,快遞送包裹,她就會倚窗探查,靜懿地像隻小貓。



我那剛滿一個月的小姪女美樂蒂也很安靜,沈睡的她像首詩。我常在嬰兒床邊輕撫她伴她入眠,自己竟發呆了起來,如入空靈之境。美樂蒂偶爾會在睡夢中微笑,弧度彎彎像個甜甜圈,長輩說那是因為她夢到同舟的玩伴(同天出生的寶寶搭同艘船來到人間)。入夢能夠與同船玩伴溝通?激起我奇幻綺麗的想像,看著她大玩時間機器。



教幼稚園的友人說,光是看家長將女孩打扮得像個小天使,自己也想生一個。我同意,誰都拒絕不了蜜糖的顏色。美樂蒂的顏色是粉紅的,鵝黃的,淺紫的。愛咪的顏色是嫩綠的,柔白的。泰瑞莎和瓊妮的顏色是水藍的,晶晶粉粉亮亮的。她們編織五彩繽紛的夏的袍服,開啟我對這個夏天的愉悅想像。



��刊載於Aug.13 聯合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