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9月23日 星期四

Herman Mac Neil Park

park2.jpg昨天約老公去住家附近的Herman Mac Neil Park 拍日落。雲彩挑動我的直覺,相信絕對有好收穫。日落美極了,奼紅豔紫全染上天空,前方BRONX的高樓恍若被焚燒著。可惜,我們都沒帶長鏡頭,這熊熊烈火只能純欣賞了。


開車回家的途中,我告訴老公,總覺得拍風景照像作夢。夢醒了,很多detail都不記得。就拿日落來說,我拍過那麼多,可有哪一次記得清楚?只好靠照片拼湊...


可,我不認為照片能留住視網膜沾抹的原汁原味。最後只好擺上公園的照片,當作「我拍,故我在」的證據。

1 則留言:

  1. 妳拍的照片好漂亮.我也想去紐約走走,到時候能不能請教妳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