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月19日 星期三

我在人群中找到了你(2)

自從多年前的一個夏天買下小綠綠,我就常常駕著它上山下海,北南縱行。陽明山這座百年不生不滅的火山,提供我和小綠綠盡情奔馳的山徑。也許,像我這樣一個精靈般的女子,才會對蘊藏大地之氣的硫磺味深深癡迷。那些熏黃的小旅社,那些斑駁的古浴池,那華美爭簇的溫泉飯店,對我來說都有繫身的感動,只是包裝不同而已。

馬槽溫泉就有我兒時的記憶,海派的父親總喜歡呼朋引伴上山泡溫泉嗜山雞。父親幽默風趣,很多人說他長得像綜藝節目主持人張菲,而他本身也具有教人噴飯的搞笑功力。他朗朗的笑語溫暖了大家的心,那時我小學一年級吧,默許著將來我要找一個像爸爸這樣發光發熱的男人。


顯然我是早熟的。

另一面的父親是溫文儒雅的,倘若他生在古代,必是個風雅書生,迷倒眾生。父親教我寫書法,一筆又一筆。「丫頭,很好!」「再來!」他溫柔握著我的小手在宣紙上漂游,聲音好柔好柔,書房因為他明亮了起來。


也許這足以解釋,後來在我心房鐫刻歷史的男人,都擁有和煦如風的聲音。

書房是我和父親共享的空間。我依稀記得鵝黃色的牆,一進門可瞧見父親的巨型製圖桌,製圖桌右側是父親為我釘製的書桌,加釘了書架,比市面上的學生書桌略大些,與父親的製圖桌相較之下顯得渺小。

渺小,也是種幸福。因為我有父親為我擋風遮雨。

多年後,我的鼻翳 一直在找尋這份安心。可是我不知道世上的好男人跑到哪裡去?直到二十歲的某一天,我像是得到了天啟,腦袋猛地開了竅,改了構造,放棄不切實際。我定定告訴自己:「我要做獨立新女性。」

我的獨立女性宣言很簡單:獨立自主,絕不為男人傷心。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