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月7日 星期五

雙城記

LV.jpg從拉斯維加斯回紐約以後,我足不出戶。深恐一踏出門,就回到現實生活。


是的,拉斯維加斯是如此的不真實,讓人飄忽忽地像個貴婦。那一段日子,夫妻倆入宿五星級的威尼斯人賭場飯店(The Venetian),出入有計程車,小費給得慷慨。賭桌上動輒百千的籌碼硬幣流轉著,是錢又不是錢。贏了,我們當在疊樂高,輸了,欣然接受,這是高尚的賭徒精神。


丈夫說旅行就是要跳脫原來的生活,於是我們有了理由盡情揮霍。在紐約,小費給百分之十五是常規,到了拉斯維加斯,小費給到百分之三十,高興的時候加到百分之五十。那一段日子,我陪著丈夫在賭桌上精練賭技,一坐就是幾個小時,早賭晚賭,幾天見不到太陽。


享樂與墮落就在一線間。我們賭博、看秀、大採購、上高級餐廳…不顧不想,任憑賭城的一切挑動我們視覺神經、味蕾與腎上腺素。直到周遭瀰漫的煙味讓我疲倦,滿地的色情傳單和酒瓶令我作嘔,驀然想起電影《遠離賭城》(Leaving Las Vegas)裡尼可拉斯凱吉選擇這裡醉死自己。


於是離開,帶著一絲慶幸。


孰知回到紐約後,連出門的力氣都沒有。一想到擠那髒髒的地鐵,就累。一想到出手不能再如此闊氣,心就冷了一截。我選擇窩在自己的小小書房,不看不聽也不想。


現實終歸找上門來。我還是得依例燒菜給公婆吃,聽他們談哪個超市的麵包比較便宜,收下麥當勞買一送一的折價券。後來覺得自己很傻,就算不出門,我早已失去南瓜車脫掉玻璃鞋回歸小媳婦的生活。(刊於2004.12.16自由時報花編副刊)


3 則留言:

  1. dear diane,
    Las Vegas我是沒有去過,但是光看Travel Channel介紹的,就知道
    那是一個極盡五光十色的世界。不錯啊,就當是自己演了一場戲。
    人生就是戲,演不完的戲.....

    回覆刪除
  2. 很好奇這一趟雙城記究竟花了多少錢呢?
    在牌桌上待了那麼久,
    是贏還是輸呢?
    當然,這些答案都無關浪漫,只是純粹好奇而已~

    回覆刪除
  3. To amy:這是我第二次去Las Vegas,感受截然不同。有機會去見識這個沙
    漠中的偉大城市是值得的。不過不適合帶孩子去。
    To John:成天待賭桌,當然輸錢。至於花了多少錢,不便公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