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8日 星期五

改姓不改姓

骨子裡鐵定裝滿了反叛的精髓,從婚前革命到婚後,從兩個人變成四個人。婚前,我定定告訴丈夫不改姓,什麼時代了,還踏著父系社會的步伐(雖然我也是從父親的姓)。再怎麼說,我的姓已經跟了我三十年。三十年了,它就像鑲在皮肉裡的一塊印記,該如何挖開?我可不願挨疼,搞得皮綻肉開。


「只想確認妳是我的。」丈夫試著動之以情。

「我不是你的財產,不是一件東西。」我冷笑,堅決保有一個獨立女人的權力。

丈夫瞭解我,全然接受。



結婚典禮上,證婚人要求新郎新娘宣誓後簽字。我的簽名讓婆婆急得跳了起來,直叫:「妳不改姓?」「是啊。」笑容甜美依舊,今天我是新娘。



「這是妳唯一改名字的機會,妳知道嗎?」婆婆像在教誨一個頑皮的孩子。

「我知道。」

「妳不改姓,移民官會刁難妳,認為你們假結婚…。」她強調。

「沒關係。」基本上,我沒聽過這種說法。倘若移民官問起,我會回答很多美國女人都不改姓。

「真的不改?」她眼巴巴望著我,渴望浪子回頭,我還是搖搖頭。



這事想來好笑,那一天婆婆不解的神情,直性子使然的焦躁,鮮明烙進我的腦海。我明白他們是失望的,可除了沒面子外,他們倒沒失去什麼。



後來發現,周遭的美國女友結婚多不改姓,既不掙扎,理由也簡單:「沒必要」、「用了很久」(跟我一樣)、「麻煩!」(需重辦所有身份文件);倒也有人例外,改姓改得很開心。有人為了表達對丈夫堅貞的愛,改姓就像刺青。有人純粹不喜歡她的「本姓」,改改也好。



我總覺得女人結了婚,好比昭君出塞,面臨的責任和適應問題繁不及載,又何須強求改姓不改姓。莎翁在《羅密歐與茱麗葉》說過:「名字是什麼?玫瑰如果換個名字,不也一樣芬芳?」是啊,名字只是一枚符號,生命貴於它的氣質。




祈求上天,且讓我化作一朵帶刺的玫瑰吧。孤芳自賞也好,自恃甚高也罷,至少,仍保特有的芳香。(文/小魚,刊於2005.4.8蘋果日報人間事版)

6 則留言:

  1. 我也是嫌麻煩沒改姓呢^^

    回覆刪除
  2. 支持妳不用改...
    根本不用理由,請老公告訴妳要改的理由??
    而不是妳要告訴他不改的理由....

    回覆刪除
  3. 我堂妹,父母從小離婚,十歲大時被他爸送到美國,給我姑姑當養女。
    1999年結婚時,飛快的改了夫家的姓。
    讓我姑姑非常傷心...

    回覆刪除
  4. 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改姓,
    有何意義呢?
    如果改個姓能讓臭氧層恢復,
    我倒覺得可以考慮啦!^___^

    回覆刪除
  5. 我覺得改不改姓都是每個人的權利,姓名不過是枚隨身的符號。提起臭氧層,我倒覺得4月22日的地球日冷清地可憐,我們該愛地球多一點。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