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9日 星期一

夫妻共享空間 仍能獨立包容

bookroom.jpg

美國流行家居布置的電視節目,主持人通常由擅溝通的室內設計師擔綱,直搗案主的個性、喜好需求,經過一兩天的翻修,最後房子大不同,光鮮亮麗如居家雜誌樣品屋。

某集,一對黑人夫妻為雜亂的居家環境所困。丈夫的運動器材躺了一地,妻子的衣物堆積如山,收納箱永遠嫌不夠似地,兩人交相怨懟:「都是他(她)把家搞得這麼亂!」

主持人見狀,要求那對夫妻把「不使用」、「很少使用」的東西整理出來拍賣,並領著裝修小組規劃出丈夫的運動區、妻子的洗衣室,甚至各自有獨立的置衣間。

是的,夫妻的主臥房闢了兩條通道,通往各自的置衣間,這樣的設計想法真教人驚豔。

誰說有錢人家才能擁有獨立的空間?早在一九二八年,傑出女性小說家維吉尼亞吳爾芙就說過:「一個女性如果想要寫小說,她一定得有點錢,並有屬於她自己的房間。一個可以上鎖,自己專用的房間。」她的話,後來成為女性自覺的圭臬。時至今日,女性普遍擁有自己的房間,而且,不一定要當小說家。我很慶幸生於這個世代,充分享有經濟獨立帶來的權力與自由。

婚後,我意會這份權力與自由不再絕對,它們在夫妻融合的過程中漸漸消失。有限的空間裡,沒有自己的臥房,夫妻日日同睡成了「正常」;沒有自己的休閒區,夫丟我撿的惡習使得清靜之境走了樣。

雖然我們有間偌大的書房,裡面有兩張大書桌、兩部大電腦、兩張大椅、兩組音響……兩兩相傍,平等又均勻地呼吸著。看來是甜膩的幸福快樂,其實教我煩亂得心慌。想聽爵士樂,夫稱它死沉,想安靜寫作,夫在一旁組裝電腦,兩人的夜終究成了格格不入的糾結。

於是,我央求丈夫將他那間斗大鮮用的電腦房改成我的書房,而原先「我們的書房」歸他專用。他答應了,撤出電腦房所有的東西,將我的書桌書櫃電腦搬了進去。

我愛帽子,便將特別式樣的硬帽掛在牆上一字展開;我愛攝影,將雜誌上的優作串成吊飾;我愛花愛燈照,書桌前種植新採買的袖珍玫瑰,又立了座典雅的桌燈。

一天,丈夫對我說:「我喜歡妳的書房,它有妳的品味。喔!我好欣賞妳、好愛妳!」我猛地想起某日本文學家說婚姻就是兩個人發昏,進入一個狹小的房間共同生活。他對空間的感知或許真切,卻低估了夫妻之間包容、溝通、尊重等等愛的形式。

因此,當電視上那對黑人夫妻各自擁有獨立的空間,露出不敢相信的欣喜之情,我為他們高興。有自己的房間,保有身為獨立個體的權利,是多麼值得開心的一件事啊!

(文/小魚,刊於蘋果日報人間事版2005.05.09)

8 則留言:

  1. 哇,正當我很得意把書房、客廳、餐廳與廚房打成一體空間之時,原來空間的隱私性也就隨之消失!我好像神經太大條,居然在這樣的地方也能存活,嘻嘻,老公吵我工作時,我就叫他「走開啦!」,跟PEANUTS漫畫裡的小女孩吆喝查理布朗一模一樣喔!

    回覆刪除
  2. 這感覺好棒!
    我常在想,如果結婚後,即使兩個人生活在一起,也一定要有個屬於自己的房間,即便是一個小角落,有張小桌子,可以讓我擺上自己喜歡的小玩藝,有張舒服的個人沙發,可以讓我埋在裡面盡情放鬆,
    我覺得女人不該如以前那般只屬於廚房的啊!

    回覆刪除
  3. 我很認同上述幾位的觀點...
    如果家裡夠大的話,各有自己的空間是最好的!
    隨時可以膩在一起,也可以分開做自己的事(上色情網站之類的...)
    嘿嘿

    回覆刪除
  4. To singing:可以想像妳說「走開啦!」的可愛模樣耶。
    To 玄:有個屬於自己的空間是好的。像我老公很愛亂扔東西,我就把大書房讓給他,讓他亂個一塌糊塗我也不管。那是「他的」書房,真的太亂了他會整理。
    To DearJohn:我的額頭出現三條槓^^///

    回覆刪除
  5. 我一直都有自己的工作室,
    這是我的要求,婚前如此,婚後也是,
    可是我最近很慘的是,
    工作室也被孩子們佔聚了,
    所以,我也開始思考如何回歸我自己的空間,
    真的很受不了。

    回覆刪除
  6. 想像木笛姊姊一邊畫稿一邊顧著趴在地上塗鴉的舜子和辰辰,那種「受不了」似乎夾雜一絲絲幸福 ^.^

    回覆刪除
  7. 啊..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了
    原來還沒結婚前我一直是擁有自己的一個房間
    但婚後~書房是我老公的
    客房總不能當自己的吧
    所以我的空間只剩廚房了...真慘..
    我一定也要找到自己的空間...呵

    回覆刪除
  8. 祝DOLDOL開闢空間成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