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2日 星期二

吵架的時候

fight.jpg 吵架的時候,爭的是理,弄得面紅耳赤在所不惜。夫妻呢?可有講得清的道理?

我和老公從婚前吵到婚後,吵架的理由只有一個:認為自己是「對」的,對方是「錯」的。你來我往,洋洋灑灑托出一長串壓倒對方的舉證,就像格鬥遊戲裡,打者使出渾身解數,反擊,再反擊,只為了聽到最後一聲「KO」。

有時,老公會伴以佐證,舊帳重提,換來我一個白眼:「這跟我們現在談的有什麼關係?」他自知理虧,話鋒轉了回去;有時,他說不過我,便棄甲潛逃,逃去蹲馬桶洗澡,空留我冒煙的腦袋。

我是一個性急之人,對方落跑拉屎並不會讓這場戰爭掛上句號。我釋出最大的耐心,等待辯論有個合理的結束。

男人見太座毫不心軟,遂又返回作戰,兩人唇舌相交,好不慘烈。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說到最後氣急敗壞只好使出殺手鐧,他找事情做,不聞不聽把我當空氣,我呢,離家出走。

我的離家出走原先只是做個樣子,對他的如入無人之境表示不滿。他沒有挽留,而我也真的出走了,走去公園,走去商店,卻沒有離家太遠。

有次,我恍惚坐在公園裡的鞦韆上,眼裡噙著淚。旁邊有個墨西哥裔的男子把女兒盪上天,小女孩興奮尖叫,嚷著我還要更高,再更高。我想,我的黯然恐怕煞壞了小女孩的風景。男子不只一次問:「妳看起來很沮喪,需要幫忙嗎?」我說不用,勉強擠了個微笑給他。抬眼望去,發現前方噴水池有個小男孩戲水,頭髮衣服濕漉漉地開心極了,笑得咯咯作響。多麼可愛的男孩啊!就站在我眼前,我怎麼一直沒看到呢?

因為我太執著在吵架的問題上。是的,就是這樣。我的注意力全擺在問題的核心,眼裡容不下其他東西,包括這世上的喜樂,美麗的瞬息。憤怒讓我的眼盲了,在黑暗中胡亂揮砍,看不見我和老公之間醇美的愛戀。

一如往常,我永遠不會出走太久。打通電話給他,問他要不要和好?他說當然,急切問我人在哪裡,他來接我。那天我們一起去吃宵夜,始終沒有隔夜仇,依舊是床頭吵床尾和。

吵架很難避免,久而久之,我們建立了一套吵架哲學。其一,吵架不能冗長,傷身又傷神。吵得又累又倦,就停戰。其二,吵後雙方互訂不平等條款,約定不再為同樣事端引燃戰
火。其三,這場幾十年的戰爭永遠只有兩人,沒有第三者評斷,他知我知,隨時停戰也不可恥。

吵了這麼久,我了悟夫妻吵架,情總是多過於理,沒有對錯可言,若有一方肯認錯先低頭,那真是大智大勇,菩薩保佑,上輩子修來的福德了。

(文/小魚,圖/Tony,刊於2005.07.11.蘋果日報人間事版)

2 則留言:

  1. Dear 小魚
    真為小魚感到開心..
    因為吵架真的很傷身體....
    希望大家永遠都不要吵架....永遠都快快樂樂

    回覆刪除
  2. Dear 莎莎,這對冤家已經超過一個月沒吵架了說,破紀錄中...:P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