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1日 星期五

寧要賭不認老爸

林叔叔來我們家用餐,他總是孤伶伶地,自嘲被妻女排擠。「她們啊,女人國!有她們就沒有我!」他故作輕鬆喫菜,卻掩不住落寞的神情。

林叔叔在美國做裝修二十餘年,賺的都是血汗錢,妻子愛打麻將,終日牌局不斷,他寵她,當她沒事找消遣。沒想到女兒長大後青出於藍更勝一籌,比母親還嗜賭,每天打牌不說,周末成了大西洋城賭城的常客,帶著母親東征西討,好不快活。

做父親的看不下去女兒成天在家擺牌桌邀朋呼友摸八圈,嚴厲指責,卻已太遲。女兒面子掛不住,憤而搬家,發誓不再見他老爸。

她說他摑了她一巴掌。

妻子相信女兒的話,埋怨丈夫不該把女兒氣走。她暗挺女兒,支付女兒在外的一切費用。母女倆成了相互依存的生命共同體,她們逛街吃飯,在賭的世界裡找到樂趣。

「怎麼會有這樣的母親?縱容女兒成這個樣?遲早我要跟她離婚!」林叔叔發出不平之語。他不解,為何妻子不跟他站在同一陣線,為何她們的生活裡缺不了賭。林叔叔越講越激動...。

小賭或許是種雅致,一探機率遊戲的策略和奧妙。好賭可就難以迷途知返,無力回天了。這世上有太多為賭散盡家產妻離子散的故事,敗在沒有節制,以為只要汲汲營營孤注一擲,幸運之神就會離自己更近,卻忘了十賭九輸,面對賭字,不可不慎啊。

(文/小魚,刊於蘋果日報人間事版2005.10.2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