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4日 星期五

愛的糯米飯

rice2.jpg暖陽的午後,鍾媽媽為我送來一大盒糯米飯。

「不知道好不好吃,就想做給妳。」鍾媽媽謙虛說。

每逢台灣會館辦餐會,鍾媽媽總是熱心做大鍋菜給會員吃。大夥樂得很,知道她是66海之味的老闆娘,手藝一流。

憨小魚不是台灣會館成員,怎麼會跟鍾媽媽開始熟稔起來,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可能就是所謂的「投緣」吧。

鍾媽媽曾經執意要收我當乾女兒,說見到我就歡喜。我總感尷尬,對於她人前人後說喜歡「阿蘭的媳婦」(ps.阿蘭是我婆婆:P)到我的刻意裝傻,一來不願讓婆婆感到不舒坦,二來是自覺三十還要認乾媽挺怪。

也許,我多慮了。

鍾媽媽問我近來吃得好不好?有沒有散步?生產時母親會不會飛來紐約看我?..她關心的話語化作和風陣陣,柔柔地拂過我的臉,美好至極。方才嚐了這盒腴而不膩的糯米飯,填了肚子,心底充滿了溫情和感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