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9日 星期五

二三事

1.
一家三口感冒十天了,個個成了藥罐子,乖乖服藥卻不見好轉。Annya 的鼻水像水龍頭漏水似地止不住,每天吸鼻水數十回,鼻子都快爛了。今天她突然發燒,給她服退燒藥,也幫她冰敷,燒已退。忙碌了一陣,輪到我吃藥擤鼻,她一見我擤鼻,就咯咯笑得花枝燦爛,原來媽媽也這麼狼狽啊。瞧她笑得開心,什麼感冒病毒都去死吧,於我何擾。

2.
前天帶 Annya 去看眼科醫師,眼科醫師 Eric 是猶太人,診所寬敞舒適,設有兒童遊樂區,測試時液晶螢幕還會跳出卡通人物叫叫跳跳地很有趣。醫師會拿出掌中玩偶,一面裝卡通人物的聲音一面測試眼睛,看來是個童心未泯的大孩子呢。Annya從出生就眼淚忒多,晨起眼睛被眵糢糊黏住不能完全睜開,小兒科醫師的解釋是淚腺不通,多按摩眼睛與鼻樑之間的凹陷部位,由上往下。而我們求助於 Eric 的原因除了眼睛分泌物,還有眼顫的問題。Eric 的解釋和小兒科醫師的說法差不多, Annya的狀況稱作鼻淚管阻塞(nasolacrimal duct obstruction,簡稱NLDO),臨床上5%的新生兒有NLDO,90%的案例到了一歲會自行恢復。他教授我們一種眼部按摩叫 Crigler massage,直接按住眼睛與鼻子間的凹陷處的小小圓形海綿體,每日五至十次,在更換尿片前按摩。

照醫師的話做,幾次把眼屎按出來,但願她能早日恢復。至於眼顫,倘若三歲以前沒改善,我們會考慮手術。 

3.
Annya 現在是愈來愈可愛了,會拍手,會拱手行禮(農曆新年就可派上用場),會在我唱歌時拉起長音和。會撒嬌,是賴皮的那種,不管我多麼生氣,她還是一逕往我懷裡鑽,用無限崇拜的眼神仰視我。我能對她生氣嗎?整顆心都被她捧上天了,根本沒輒。

我應該還稱不上嚴母。

4.
這一週捧著舒國治的《流浪集》細細品讀。舒國治的散文有波瀾壯闊的氣勢,有對生命的反思,也有詼諧幽默的嘲諷。我們很難做到真正的流浪,但我們能做到思慮簡單,不汲汲營營,不傖俗。從舒國治的文字,我看見自己悠然的身影,好比喜歡外出,就是為了逢撞新奇也,為了探看可能錯過的風景。

喜愛懶洋洋倒在床上閱讀,寶貝女兒也會在一旁靜靜地玩弄她的小書《At the Zoo》,日子的調性很慢,慢到時間凝止了,只覺快意舒服。



2006年12月22日 星期五

【分享】Little Elf

親愛的 Annya,有個搞笑老爸,妳成了elf。想變成 elf 的朋友,也可以上去變身喔。

祝大家聖誕快樂! 



2006年12月20日 星期三

Pocono

週一和弟妹家一同去 Pocono 的 Brookdale 度假村。Pocono是賓州著名的度假勝地,有山有水,夏季適合闔家避暑、健行、划船,冬季則成了滑雪聖地。這回前往 Pocono 不是去滑雪,純粹就是放鬆,下榻的度假村沒網路線,手機也收不到訊號,要淨空幾天都行。

這是我第一次去一個地方不尋幽訪勝,光待在飯店內享用設施與活動。四個大人兩個孩子住進八人房的 woodland villa,一齊用餐,一齊做手工藝、打撞球、玩bingo、溜冰,去室內泳池游泳,一切都是平常不過的活動,因為一起行動顯得格外有意義,這才是家人的 bonding。

餐廳裡流放著聖誕音樂,品嚐桌上的佳餚,感覺很像提早過聖誕。像聖誕節這樣平安喜樂的日子,每年該多過個幾次才是。我不會忘記,在寒風刺骨的夜裡,大夥在湖邊圍著營火團團坐捧著熱巧克力,還有趁孩子睡了,午夜打撲克牌的歡樂情景。



2006年12月15日 星期五

Cabana

十二月真是個歡喜月,剛過完生日,等著過耶誕,中間又夾了個結婚週年紀念日。

紀念日當晚沒人babysit,一家三口去喫涮涮鍋,Annya喫完一塊嫩豆腐和一粒蛋,滿足的模樣教人看了就歡喜。隔天,老公帶我去 Forest Hills 的 Cabana用餐。無論是平面媒體或是網友評價,Cabana都是上上之選。小小的 Cabana不接受預約,每天晚上七點之後必定是大排長龍,我們六點半到達剛好拿下最後一張桌子。我很驚訝這麼小的餐廳居然能夠塞滿這麼多人,饕客的臉上又是那麼歡欣滿意。

前菜是主廚推薦,很特別,是起司牛肉煲加上滿盤的大蕉片,油炸過的大蕉片嚐起來極像洋芋片,讓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配上必點的汽酒 sangria,脾胃大開。我的主餐coco cabana pollo是將雞胸肉、菠菜、甘藍菜以及加勒比海特有的蔬菜放入椰汁、咖哩煨煮料理而成,香甜濃郁的醬汁非常下飯;老公點的主餐看相很好(如左圖),是他們的招牌之一,不過比起我的實在略遜一籌。

他們的甜點選擇也脫離不了大蕉,我實在是吃了太多大蕉,便點了三球冰淇淋,椰子口味的冰淇淋最為出色。大致來說,Cabana 的空間狹長,用色明亮,侍者服務良好,餐點的整體表現還算不錯,稱不上浪漫,但是可以享受那種大聲說話大肆嘻笑飲酒的狂放。

老公很貼心,知道我明年初的旅行計畫,特意安排cabana。他真的,進步很多呦。



2006年12月12日 星期二

Macy's Santaland

Annya 的第一個聖誕節,我想要特別慶祝一下。一個月前,我就開始物色聖誕服飾和聖誕樹,隨著聖誕節的腳步接近,我們自製了聖誕卡片,也拍了許多相片留念。眼尖的朋友會發現右側多了個閃亮相冊,放了上週日我們一家三口去 midtown的 Macy's Santaland 以及 Rockefeller Center 的相片。

Macy's santaland 位於 Macy's八樓,開放民眾免費遊覽拍照,裡頭盡是美輪美奐的聖誕裝置,還有會跳舞的小熊、會滑雪的企鵝,而聖誕老公公在走道的盡頭等待我們呢。

原先看到大排長龍的陣式有點頭大,進去後發現人數居然比我們看到的多了好幾倍,隊伍彎彎曲曲就像迷宮一樣。我第一次和幾百對父母窩在一個密閉空間裡,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原來我和 Mark也癡情父母啊。剛開始大夥看看周遭的小朋友,年紀越小越受青睞,像 Annya 就贏得不少的讚美。排了二十分鐘,開始有聖誕裝飾可以欣賞、拍照,沿途還有工作人員喬裝的elf向妳打招呼。就這樣一路走走看看,我們一家三口終於跟聖誕公公拍了合照,我們的聖誕公公長得很帥,Annya被他抱在手裡不哭呢。

我們在Macy's Santaland 花了五十分鐘,聽工作人員說前一天有兩個半小時的隊伍,真的很恐怖。有興趣造訪的朋友不妨選擇週日上午與中午,可避免不必要的等候時間。可攜帶相機交由工作人員幫忙拍攝與聖誕老公公的合影,不過構圖、對焦不一定OK,也可考慮和我們一樣花15.99買張8*10的相片回家scan。

至於 Rockefeller Center 的聖誕樹,是每年必看的聖誕景點。今年有了小 Annya 作伴,一家三口拍拍大頭照很有「笑」果呢。今年的聖誕樹型略為「矮肥短」,小 Annya仰頭看見滿樹的燈,發出「哇~」的讚嘆聲,對於她的反應我感到驚喜無比。



2006年12月8日 星期五

11 month

每天睜開眼的第一件事,不是如廁不是梳洗,而是為孩子換尿片沖奶去,然後整天像個陀螺繞著孩子轉,轉到孩子睡著為止。我一心一意,小心翼翼呵護我的寶貝,看著她一丁點一丁點長大、懂事、變得強壯,覺得一切的努力都很值得。

Annya 的肌力弱,很多事都需要特別教導訓練,最近最大的進步就是會拿小星星puff放進嘴裡,咬得咯吱咯吱響,然後拉長脖子一副滿足的樣子;另外,她會抱著奶瓶自己喝奶。她從小就喜歡拍打奶瓶玩奶瓶,我要她自己喝,她就兩手一攤,一副「奶瓶很重,我不會!」的無辜模樣。看在她小個兒小手的份上,也就不勉強她。

直到五日零時,我泡好最後一頓奶,瞥見滿地的玩具,跟Annya打個商量:「媽媽收拾玩具,妳先拿一下奶瓶。」食指還比「一」給她看,表示不會讓她久等。我一面收拾一面看著她,她抱奶瓶抱得好極了。我忍不住鼓掌稱讚她好棒,她似乎越拿越順手,就這樣自己喝完一餐奶,我也趁機把房間整理好。

Annya一定沒想到她娘所謂的「一下」會變成她今後都要自己捧奶瓶。有娘拿奶瓶多好啊!她閒著兩隻手可以玩腳可以拍瓶子,現在能玩的不過是把奶瓶甩到後腦勺去。可娘說了:「妳長大了,要乖乖自己喝奶喔!」為了當小乖乖,Annya現在都會很認份自己喝奶。

 一天喝五次奶,每次平均二十分鐘,她自己喝奶讓我足足多了一個半小時可以做事。親愛的小寶貝,妳今天滿十一個月了,媽媽很喜歡妳送給我的禮物呦。



2006年11月27日 星期一

生日

生日剛過,鬆了口氣。

當這一天越來越近的時候,越強烈意識到自己又老了一些,說不上愁,只是有點無奈。或許人到了一定的歲數,會開始懶得數數兒,懶得抵抗掙扎什麼,懶得和時間賽跑,就這樣吧,不是虛度光陰就好。

和馬克的生日相差五天,每年我們都會計畫出遊,由於剛從台灣度假回來,馬克說他需要休息(是的,度假對他而言是累人的一件事。) 提議等 holiday season 過了,明年一月再出遊,剛好避冬。

我同意,只要有得玩就好。

不擅計畫的他還是為我安排了「長島一日遊」。上午去 North Shore 的 Loehmann's買大衣,中午上 Little Neck 的 Peter Luger 用餐,午後乘著和煦的陽光,有Annya 和 Annya 乾媽相伴一塊兒去 Planting Fields走走。

Peter Luger的牛排實在是太美味了,胃囊已經裝不下他原本計畫的大餐,晚餐就來頓簡單道地的馬來西亞料理。簡單記述,因為多年後一定會忘記。其實,這些地方真的很普通,但是我有一個用心的老公,有一個可愛的女兒陪在身旁,這一天真美好。

美好得教人心醉,玩了一天回到家直往床上倒。 

翌日,家人為我倆慶生,暖烘烘喫潤餅,喫蛋糕,拆禮物,玩刮刮樂,玩小孩, 度了個溫馨的夜晚。

 



2006年11月19日 星期日

馬來西亞行(三)

這次的行程主要在馬來西亞的西南方,以波德申為中心,南下至麻六甲,北上至吉隆坡。

 

現在回想起來,幾個地方記憶猶新,簡單記錄一下。

★麻六甲

1511年,馬六甲被葡萄牙艦隊所侵占,葡萄牙人統治馬六甲長達130年之久,因此現在的馬六甲還可以看到當時葡萄牙的影子。 1641年,荷蘭人擊敗葡萄牙人,攻佔了馬六甲,荷蘭人統治馬六甲150年,在馬六甲市內有座紅色教堂,使用的紅磚塊是當時從荷蘭運來的。教堂頂端有公雞圖案的風向針,據說是為了破解對街華人口中的風水巷,風水巷彎彎曲曲形似蜈蚣,荷蘭人就掛了兩隻雞向著蜈蚣,從此以後風水巷不再是達官貴人雲集之地。

漫遊麻六甲可探尋古堡、紅屋、紅教堂、鐘樓以及鄭和下西洋護送公主陪嫁的遺跡。

★太子城 

吉隆坡近郊的「太子城」標榜無煙無污染,是馬國政府積極建設的環保城市,也是未來馬國的行政中心,目前已有40%的政府機構從吉隆坡遷移至此。馬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財力並不雄厚,前首相馬哈迪以「以物易物」的方式(用吉隆坡的建築物犒賞協助建設的財團機構),不花分毫建造了太子城。太子城占地264平方公里,是全馬第 一個使用再生水系統的城市,建築標的有皇宮、首相府、植物園等。

其中,坐落於錫礦湖上的清真寺,是全馬獨一無二粉紅色的清真寺,遊客可以先換穿當地的沙龍,進入寺內參觀回教徒祈禱儀式。

最方便的,就是套上清真寺準備的衣服入內參觀。只見烈陽下,一群又一群穿著「雨衣」的人在清真寺內遊走。 

★吉隆坡

在吉隆坡混了兩天,逛了雙子星、時代廣場、馬哈迪的舊官邸,到前火車總站改建的餐館用餐。最特別的就是拜訪印度教的勝地黑風洞,登上272層階梯參觀洞內的印度神殿,印度音樂吶吶吶流放著,渾然天成的山洞充滿了莊嚴神聖的氣息。

雙子星的造型很像兩根大玉米,一座韓國建設,另一座日本完工。為何分開做?理由很簡單:日本貨比較精緻,韓國貨比較便宜,兩者兼得只好如此。細眼看,兩座塔的精緻度的確不同。雙子星是馬國的石油大樓,不開放民眾登頂參觀。要參觀也只有兩座樓中間的天橋可以上去,但書是一大早得去排隊領號碼牌,而且每天只開放五十個名額。我覺得這樣很沒意思,就算排到了也只能到中間的天橋,還不如去鄰近的旅遊塔,上頭還有旋轉餐廳呢。

就算到過雙子星,上不去硬生生就是有段距離,沒有親切感。老公還不錯,無聊當有趣,瞧他笑的,可以去拍廣告了呢。 

 

 

 



2006年11月15日 星期三

馬來西亞行(二)

一旦老公開出了有得吃有得住有得玩還可以跟大家混的條件,我就扮演執行者的角色,選一個團。選上燦星,就是看在住在海上屋的份上。事實證明,關於馬來西亞美好浪漫的回憶,都發生在這座海中天度假村(Avillion)。

海中天度假村是馬來西亞六星級的渡假飯店,座落於森美蘭州的波德申(Port Dickson),面對的是遼闊的麻六甲海峽,其高腳水上屋充滿了馬來風情。度假村裡有兩座泳池、網球場、私人海灘以及充滿芬多精的步道。由於它位置偏遠,反而比較能夠享受簡單的馬來鄉間生活,到小超市採買,去飯店對面的「大排檔」(類似台灣的路邊攤)大啖沙爹和雪蛤,夜晚無所事事留在飯店游泳、聽band、聆聽潮起潮落。

 

這才是我要的度假感覺! 

由於是熱帶國家,夜晚蚊蟲特多,導遊總是千交萬代要關好浴室門和陽台落地窗,以免蚊蟲入侵。隔壁的蔡姐因為體質的關係不能吹冷氣,試著將蚊帳拉起,晚上睡得香甜極了,說是前所未有的自然體驗。聽她講得這麼好,隔夜我們也照做,那一夜的夢是迴盪在海上的,輕輕柔柔,不著邊際。 

後面兩天下榻的 沙嘉娜飯店The Saujana Resort(原名凱悅飯店) 佔地廣闊,擁有很棒的高爾夫球場,屬於世界頂級飯店阿曼集團GHM系統(日月潭涵碧樓亦屬此系統),不過再怎麼說,它太靠近吉隆坡了,少了那份純樸感。加上後面幾天的行程不少,走走看看買買,回到飯店早已經累癱了,根本沒機會去享受這規劃良善的飯店。有一晚打扮美美去飯店的bar「欣賞」導遊口中的馬來辣妹,當時正舉辦萬聖節派對,酒吧門口停了許多名貴車種,酒吧裡鬧烘烘播放七0年代的舞曲,台上的表演者裝魔作鬼唱著舞著,舞池只有小貓兩三隻,其他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到了夜晚暫且將回教規矩放一旁的城市男女。

我迷眼望著,突然有點小感傷,年少的瘋狂已不屬於我。不過在這裡,我也火熱不起來,音樂實在太老舊,而那些施出渾身解數的馬來妹還是沒有台北妹妹辣! 



2006年11月13日 星期一

馬來西亞行(一)

老公和我的個性大不同,對於「玩樂」的意見也相左,他喜歡跟團,我喜歡自由行。這回他請假半個月回台灣度假,我自然體貼地配合他。他想再去一趟巴里島,我不反對,可心中早有副案。

「我研究過了,參加燦星的自由行很不錯,他們在巴里島有自己的巴士,每天定時到各大飯店接送前往各著名景點,搭車免費呢。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睡到自然醒,要按摩就按摩,愛逛市集多久都可以。」我提議。

老公嘆了口氣,反問我:「那我們午餐晚餐要吃什麼?如果我們沒東西吃呢?Undecided如果路邊隨便亂吃吃壞肚子呢?我們語言通嗎?如果我們被搶呢?如果我們遇見恐怖份子呢?」

「唉呀,安啦,巴里島是著名的觀光地,用英語溝通沒有問題, 再說恐怖份子幹嘛找上我們?」老公還是不安地搖頭,而我也懶得做無謂的掙扎。看看台灣各大旅行社的巴里島行程,免不了要去海神廟,要去泛舟,我就興致缺缺。

「好吧!跟團就跟團,我們去馬來西亞吧!?」我隨便拋了一個沒有去過的國家,他爽快答應。就這樣,開啟了每天吃吃買買,買買吃吃的馬來西亞行。這是我們有了孩子後第一次兩人出遊,吃得好住得好,老公出手也闊綽。也許是幸運,我們的導遊閒不住,整天在遊覽車上講個不停,讓我們對馬來西亞的種族、語言、文化有概括的瞭解。不過,五天講下來,沒什麼可講只好講笑話,聽得我耳朵都痛了。

整個團三十八人,你等我,我等你總是耗時,我試著保持好臉色,老公倒是等得愉快。

「如果是自由行,我們一樣得花時間找餐廳、搭車、找地圖…。我們在這裡無所事事地等不是很好嗎?」我知道他崇尚懶人玩法,只是淡淡回了句:「你高興就好。」 (上圖:校外教學的馬來小姑娘,看制服就知道讀的是回教學校。)



2006年11月7日 星期二

回來了

我回來了,從一個完全放空的空間回來了。這一個半月來停止寫作,也停止落腳在部落格,只是一昧隨心所欲地過生活。

朋友問我為何不造訪宜蘭、花東,那是很理想的度假地。我慵懶說:我只想回台北換個空間過生活。三年不見的台北變化很多,多了個101,多了個摩天輪,我過去常跑的市政府也添了座假山假水的市府公園。 

用一個暌違已久的城市去檢視自己的不同是件有趣的事,過往的自己喜歡和朋友在城市裡混上一整天,撿拾城市的色彩,現在則是推著孩子細數暗罵城市裡的障礙空間,百貨公司裡所謂的優良廁所沒有changing table,人行道有太多不必要的階梯,台北市標榜的無障礙空間的確有待商榷。(相較之下,香港的障礙空間更多,難怪路上幾乎見不到小嬰孩。)

這段逍遙的時光多陪在家人的身旁,我惦念的老奶奶消瘦成一副輕骨,有我這個大寶貝,加上 Annya 這個小小寶貝,她笑得開懷。這一個半月的日子過得飛快,想見的朋友其實很多,無法兌現是遺憾,但是我知道離下次回去的時間已不遠矣,留些盼望總是好的。

真的想多記下些什麼,可惜筆拙,文字無法適切表述內心的感受。我只能,慢慢沉澱這段日子所思所想,化作未來的一股力量。 



2006年9月19日 星期二

新車volo

從八月初到現在,Annya 已經病了好久。這波的病毒實在頑強,醫師開再多的處方都修理不了它們。最近,小兒科醫師發現 Annya 的鼻塞引起中耳炎,她的藥罐子現在除了退燒藥、鼻塞咳嗽藥,又多了瓶消炎藥。 

孩子連續幾夜發燒咳嗽,我餵她吃藥,餵水餵奶補充水分,又為她冰敷,搞得我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於是,就在前晚,我也掛了,發燒咳嗽鼻塞樣樣都不少。幸好,在昨日狂睡與服藥雙管並進下,我退了燒,也精神多了。

「還能飛嗎?」我問醫師,她的答案是OK的。 

傍晚,快遞送來我買給Annya的推車Volo,我病中作樂,帶著Annya 試坐她的新車,那種感覺,好像我買了部汽車給她似的。這部volo造型優美,折疊方便,重量只有八磅多,太適合我帶著Annya到處走走晃晃了。可愛的volo,載著我美麗又病厭厭的小公主,咱們要一塊兒去台灣囉! 



2006年9月16日 星期六

反貪污不只是口號

從台灣第一家庭弊案爆發一直到反扁靜坐如火如荼地進行,我的心情一直很沈重。我無意在部落格噴灑政治口水,但愈是接近回台灣,愈怕自己陷入你指我罵的暴風圈裡,總統下不下台已成為一場全民運動,反貪污反扁有理,那麼「挺扁」又是為了什麼?千萬不要告訴我是為了國家安定。

我們可以假設「所有」元首都有貪污的嫌疑,如果沒被抓到,表示吃得乾淨,如果被抓到了呢?可以叫衰,叫倒楣,可以叫某某某也這樣污,幹嘛箭頭全對著我?阿扁總統,你被抓到了是事實,你無論如何都戀棧官位不放,要如何對得起千萬的台灣人民?台灣人該如何教育子女?總統可以貪,是不是表示人人都可以貪?總統可以作假帳,不作假的人是不是很吃虧?

政治口水流滿地,各大媒體吵不停,綜藝節目罵罵唱唱,我的電子郵件也因為友人們的義憤填膺被灌滿。這麼多言論可以換得政治清明的明天嗎?我樂觀看這件事,當民眾走向街頭,無懼日曬雨淋,他們就是要藉著個人的政治自由去爭取一個良善的社會。我也認同龍應台所說,在反扁的同時,當初支持他的選民也該思考當初為何投他一票,如果沒有認清這一層,就算阿扁下台,選民還是會犯上同樣的錯誤。 

扯遠了。我只想對反貪污反扁的運動人士豎起大拇指,政治自由不會自然發生,它需要人民的努力。其二,阿扁總統!為了維持社會的公理與正義,下台吧。 



2006年9月9日 星期六

贏家的臉

晚上看US OPEN女子組冠亞軍決賽感觸頗多。十九歲的 Sharapova以 6-4, 6-4 擊敗對手 Henin-Hardenne,贏的那一刻,Sharapova踡伏在地,掩面(痛笑?),然後興奮地跳呀跳的。誇張的是她往觀眾席跑尋找她的父親擁抱,頒獎人還得等她大小姐講完手機後才能將獎盃獎金頒出去。敗陣的Henin-Hardenne則是噙著淚水,看冠軍耀武揚威的模樣。我不禁想,倘若 Sharapova贏球後謙虛些,輸家也不至於如此難受。(要不是因為冠亞軍賽結束後頒獎,通常輸球的人早就大步大步火速離場了..)

我對 Sharapova的觀感因為她贏得冠軍演了這麼一齣戲變得更差,去年看她打球失手摔球拍以及臉部咒罵的表情,我就對這個女孩搖頭了。可是無論她風度多糟,觀眾還是喜歡這位漂亮寶貝。今晚她穿著NIKE為她量身訂做的黑球衣,上頭釘了亮片,後頭還開了個洞好展露美背,公婆看了直說她好像穿晚禮服打球,好漂亮啊。我也覺得她這身打扮除了登上各大體育版頭條,其教人驚豔的程度足以納入時尚界。

Sharapova第一次在US OPEN奪冠,贏得170萬獎金,這算是小利。她的鋒頭與容貌早被廣告界青睞,賺進大把大把鈔票。這就是我們的媒體,推崇能力、年輕、姿色, Sharapova的脾氣再怎麼壞,他們還是用欣賞極品的眼光對她唱:I feel pretty, also pretty...(註:最新的NIKE廣告曲,改編自「西城故事」的"I feel pretty")。而我,真的被這張贏家的臉搞得渾身不舒服。

也許不必對她太嚴厲太苛刻,她只有十九歲啊!然而,當千百萬的財富降臨在十幾歲的孩子身上,當她來紐約參賽搭乘的是豪華的私人飛機,出入有加長禮車接送,十八歲的生日party由贊助商舉辦,成堆的攝影師獵取鏡頭,她是如此的光鮮亮麗,能不成為孩子們的學習對象嗎?難道在一切以贏家看齊的社會,品格風範就不重要了嗎?



2006年9月1日 星期五

新書出清

今日打掃,小魚理出一些書,這些書都是今年夏天出版的新書,多半由出版社提供,這些書小魚保持得非常好,沒有一點摺痕,內頁也無畫線,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新書。出清些書,實在是因為我已經沒有空間存書,想脫手給愛書人,並將書款捐給慈善機構,一舉兩得。

以下每本書不論厚薄均售價美金10元,細節可email與我聯繫: dianefish@earthlink.net ,subject 請註明 "book sale"。 

1. 半夢
2. GQ男人在發燒
3. 台灣不能沒有客家人
4. 緩慢。等待。美麗邊境
5. 在漫長的旅途中
6. 追逐日光
7. 生命咖啡館
8. 歐洲企業成功的十四個策略
9. 樂活誌 
10. 從賣菜小童到台灣首富

先試賣看看囉,倘若反應良好,小魚會陸續整理出來義賣Cool。 



2006年8月27日 星期日

【桌面分享】Planting Fields

一直都很喜歡光影錯落的美,照片裡的是長島的Planting Fields。我造訪那裡十幾次,連小Annya都已經去了四次,可見我們鍾愛它的程度。

Planting Fields原是富豪Coe Hall的豪宅,環繞豪宅的溫室、花園、草坪、林間小徑、健行步道占地409英畝,相當於半個中央公園大。現在改為實驗林場,吸引一些愛花愛草人士,以及攝影愛好者,即便是假日,遊客還是不多,像是自家後花園般的秘境。

我喜歡徜徉其間,學習樹種名字。兩週前,小魚捉住夏天的尾巴拍攝了這張相片,已設為桌面,喜歡的朋友別客氣就按左圖取用吧! 



2006年8月25日 星期五

妳是我的寶貝

妳是我的寶貝 乖乖的寶貝 妳是我的寶貝 乖乖的寶貝(by 小魚)

這是我給小Annya的私房曲,自編自唱,曲調很像潘越雲的《最愛》。總是躺在床上唱著,她注視著我,安靜聆聽,然後笑得很甜很甜。我欣然接受她天使般的笑顏,那是上帝給的禮物,我值得擁有。

我也改編阿嬤傳下來的繞口令,偶爾唸給Annya聽:
寶貝呀寶貝呀寶貝貝   寶貝寶貝寶貝寶貝貝   Annya是媽媽的小寶貝   寶貝寶貝寶貝貝   寶貝寶貝寶貝貝...

這段口令的精髓就在於,你愛唸多久就多久,可以一直「寶貝寶貝寶貝貝」下去,直到孩子睡著。

許多書說孩子喜歡高聲調,我就每天扯著喉嚨唱《小小羊兒要回家》、《高山青》、《青春舞曲》,Annya沒什麼特別反應,倒是比較喜歡有故事性的《小甜甜》、《無敵鐵金剛》、《虎姑婆》,最愛《泥娃娃》,這是她睡前必點的歌,唱一遍不夠,她會用小拳頭敲敲我的手,一副「再唱!再唱!」的模樣,這首歌每天唱個五六回是絕對免不了的。《泥娃娃》押ㄚ韻,當我唱到「娃」、「話」、「巴」、「爸」、「媽」..,Annya的嘴也會跟著張得大大的,看來這對孩子發音說話很有幫助呢。

除了上述的歌,其他還有很多關於貓啊、狗啊、 青蛙啊、蝸牛啊、蝴蝶啊、螢火蟲...的兒歌,唱了七個月下來,得換些新意才行,去買些英文兒歌CD充實歌庫好了。今晚嘛,就來唱阿嬤傳下來的一首日文兒歌(這首歌好像也和蝸牛有關),過去和堂妹們一起吟唱。Cool 

童年好遙遠,可是我的寶貝幫我打開了記憶的盒子,有點生澀,卻隱隱透著甘甜。



2006年8月22日 星期二

AVEDA

很奇妙的一種感覺,發現小魚BLOG裡有shopping這個類別,當初應該是想要介紹紐約的個性商店吧。我愛shopping,但沒有必要在部落格秀出我用了什麼產品,穿什麼牌子的衣服、鞋子,去凸顯個人的什麼。每個人心中都有吃穿用度的一把尺,不用bloger大費周章去推薦。

直到閱讀了《樂活誌》,我非常想與各位分享一種「利己利人」的生活態度。我們的生活中充滿了做出正面貢獻的可能性,倘若我們盡量吃素,每年就會少上幾億的動物因為肉品需求被屠宰,痛苦死亡;倘若我們不選擇真皮座椅(裝潢一輛賓士S級座車的內裝需要犧牲七頭牛,美國汽車皮革製造廠每天購買的牛皮多到足以覆蓋兩個半曼哈頓),不但救了牛的命,也救了在皮革工人以及皮革工廠附近居民的健康。

就連洗澡也能愛護動物。大多數市售的香皂都用大鍋子熬煮動物屍體取得硬脂原料,你願意將豬油或動物硬脂往身上抹嗎?我不願意。植物材料做成的香皂,如棕櫚油、椰子油、橄欖油、純乳油木果油等散發淡淡的清香,純的非洲乳油木果油是近年來廣受歡迎的美膚用品,它能幫助淡化妊娠紋、傷疤和暗沉色塊。當洗澡不再只是洗澡,既能護膚,寵愛自己,又能兼顧環保,真的是很美好的一件事。 我使用天然香皂和乳液好幾年了,從L'OCCITANE的香皂、乳油木果乳液、香草乳液,CRABTREE&EVELYN的各款護手霜,到AVEDA的保養組,它們的價格比一般產品高,然而天然提煉萃取,不傷肌膚,就絕對值得了。

樂活誌》讚揚AVEDA堅持自然理念,且不做任何動物實驗,深得我心。洗面乳和夜霜快用完,就到Time Warner Building的AVEDA試試他們的保養品。我的臉屬混合性膚質,兩頰乾,T-zone油,在美麗的專櫃小姐推薦下購買了以下產品。

 

 洗面乳泡沫細緻,不會有滑滑洗不乾淨的感覺。保濕乳液有清雅的草香,只需要用一兩滴,整張臉都水嫩水嫩地。因為這幾樣產品,增加了我每天洗臉的次數,實在是太喜歡了。我也有AVEDA的身體乳液,覺得沒什麼特別,偶爾才用一回,沒想到他們的基礎保養產品居然這麼好用。

而且是不分性別的。是嘛,洗臉保養本就不該有性別的界線。

我稱不上是樂活族(LOHAS,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的縮寫),也不想把自己塞到什麼族,只不過開始意識到每天能為地球盡一點點力就會很開心。我開始吃素,起頭不容易,但是每日一餐素兩餐素沒問題。電腦不用就關機,因為耗電量驚人。我也開始跟店員說:「不要塑膠袋」。一個人做一點點沒什麼,如果每個人都能做一點,其力量就很驚人了。好友Jeanne聽了我的分享後,也和她的廚師老公開始少吃他們最喜歡的牛排了。 



2006年8月17日 星期四

咳..感冒了

週二凌晨兩點,Annya突然驚醒哭鬧不休,伴隨著鼻塞與乾咳。天啊!她感冒了。

隔天晚上十點,我也開始喉嚨痛、多痰,趕緊跑去煮薑湯喝,為時已晚。不到兩個小時,我也不支倒下。今天早上起床四肢無力,或許是感冒藥的副作用,頭疼不已。Annya情況沒有好轉,呼吸不順,鼻子悉悉作響,偶有乾咳。我們母女倆就這樣妳一聲我一聲,交相傳唱抱病曲,透著同病相憐的哀怨淒絕。

書上說有三百種病毒會導致感冒,感冒至今還沒有治癒方法,只能靠藥物稍微緩和症狀。沒有醫師指示,嬰兒是不宜服用藥物的,我也只能讓她喝果汁補充維他命C,靜觀其變了。感冒後的我總覺得輕飄飄的,索性和女兒一起賴床,然後睡個午覺,慵懶過了一天。

凡事有失有得,每回生病,就覺得老公特別體貼窩心。一場感冒,多少也能為夫妻感情加溫呢。



2006年8月14日 星期一

少林功夫

週五晚和老公前往The Theater at Madison Square Garden觀賞「少林雄風」的演出。少林功夫表演團是河南嵩山少林寺授權的唯一營業性演出團體,於1998年成立。至今多次出訪過美國、加拿大、德國、瑞士、義大利、澳洲、日本等50多個國家。功夫團的成員平均年齡是二十歲,最小的釋小雲剛滿十三歲。關於少林功夫表演團,世界週刊有非常詳盡的介紹。功夫是一門藝術,是力與美的結合,需要磨練與自律,付出的努力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像的。 我喜歡他們表演的雙鞭、集體拳和集體刀,這讓我對於少林寺僧侶集體練功的情形有些許想像的空間。而那些刀山釘床、三槍刺喉、口咽玻璃等高難度的「功夫」(我覺得稱特技比較適當)就真的是畫蛇添足了。
大致而言,少林功夫表演團的演出是值得肯定的。我們是需要這樣的一個團體,將一千多年少林武功的歷史菁華,以舞台藝術的方式做一個簡單的描述。那天,看到很多小ABC睜大眼睛的神情,我知道,他們雖然生在美國長在美國,但是對中國功夫有一股濃得化不開的傾慕。
(圖:Diane與十三歲的釋小雲合影。他是個害羞又可愛的小弟弟,據說他是李連杰內定的繼承人。我相信他的演出帶給同齡的小觀眾不少的刺激,一個孩子能有如此了得的功夫,得付出相當大的努力。)

2006年8月4日 星期五

【友情廣告】台灣作曲家美國之旅音樂會

大紐約區台灣同鄉會主辦的台灣作曲家美國之旅音樂會,將於八月二十六日 (週六) 晚七點三十分於皇后社區學院藝術表演中心盛大演出。

這場演出介紹來自台灣及旅居美國的台灣本土詞曲家:余錦福、黃恢弘、孫弦,作曲家:沈錦堂、鄭煥璧、柯芳隆、連信道、林岑陵,作詞家:葉日松、周義雄、張清 郎、林央敏、林麗卿、蔡季男。重新詮釋傳統閩南民謠、歌仔戲調、原住民及客家歌謠之作品,由女高音王秀瑜,男高音陳金松,鋼琴家曾淑吟,藍婉修演出。精彩可期,千萬不能錯過。

購票及詢問: 林秀合718-454-0855,台灣會館 718-445-7007,黃靜枝973-857-2420,林雅玲917-359-4154, 方秀蓉718-834-8904。


表演曲目: 

余錦福:殷勤工作(泰雅族),讚美歌唱
連信道:新雪、離鄉曲
沈錦堂:露水(客語歌曲)、思秋及以歌仔戲調寫成的小奏鳴曲
林岑陵:一張舊批、一頭癡及天空落水客家鋼琴曲
黃恢弘:濟笑頌、台灣禮讚
柯芳隆:讀醉、頭一擺
鄭煥璧:無通等待,思念的故鄉
孫弦:三首鋼琴曲及咱是台灣囝仔

          時間:八月二十六日 (週六) 晚七點三十分
          地點:紐約市皇后社區學院藝術表演中心Queensborough Community College Performing Arts Center (222-05 56th Avenue & Springfield Blvd. Bayside, NY)
          票價: $100 (贊助券),$25,$15。凡捐贈或購票$500以上單位或人士,將列以贊助致謝。支票抬頭請列寫:「TAA-NY」。
 
購票及詢問: 林秀合718-454-0855,台灣會館 718-445-7007,黃靜枝973-857-2420,林雅玲917-359-4154, 方秀蓉718-834-8904。


2006年8月2日 星期三

小贏

懷孕時醫師總嫌我不夠重,為了孩子,我拼了命吃,好不容易多了三十五磅。記得生下Annya的那一週,我望著體重計,只減了十磅。什麼?孩子生下來才少了十磅!第二週,又少了十磅。算一算,若想恢復懷孕前的SIZE,還有二十磅要減。

我安慰自己:慢慢來,懷孕花九個月增重,產後也得花九個月減重,這樣才不會壞了身子。 可是,產後減重真的不易,餵母乳需要營養,帶孩子需要體力,根本減不下來。

一直到兩個月前Annya斷了母乳,我和老公下了個賭注,看誰減重減得多,測量時間訂在八月一日下午六時。賭注是如果我贏了,我們三口有一趟旅行。倘若他贏,那一個月我都得聽他的。聽起來好像我比較吃虧,可我忖度著反正一定會贏,賭什麼都行。

剛開始兩人很起勁,慢跑了兩個星期,我選了個小碗用餐以控制食量,老公在跑步機上的時間加倍。那一個月,他減了三磅,我落後他一磅,情勢似乎有些危險Undecided。七月國慶月,我們似乎找到理由普天同慶,加上沒人幫忙帶孩子,運動的機會大大減少,我只能靠一週一次的舞蹈課和吃沙拉暗暗減重。

昨日秤重結果,我只減了3.2磅,小贏老公0.4磅,贏得一個旅行。不過,兩個月減三磅還真少呢,我可不想回台灣後讓家人朋友刺激說認不出來。啊,還剩一個半月可以努力了。 

 



2006年7月26日 星期三

Mama


 

 

 

 

 

 

從兩個月前就一直上演這樣的鏡頭:早上Annya醒來,會自己玩小蝴蝶,練嗓子。她總是不斷唱著:「餓~餓~餓~」,直到我睡眼惺忪起來沖第一頓奶。

我想她是無意識發「餓」這個音,可每天發發得好極了。

以前我總要玩玩具給她看,唱獨腳戲般。現在的她會抓玩具自個兒玩,會笑會叫,開始有了脾氣,開始學坐,沒人扶坐可以撐五秒鐘。 

下午幫她換完尿布,嘴嘟嘟地作勢要親她,她好開心,左手敲了下鼓鼓的肚皮,大喊:「MAMA」。

「MAMA?!啊!妳說MAMA!」我真的沒聽錯,她喊得清楚又響亮,我的眼角因為興奮濕潤了起來,嘴又笑得合不攏,想必很滑稽,可是我好開心,瞇著眼對她笑,她也笑臉燦爛。那一刻,恨不得告訴全世界,我的孩子會叫媽!

也許,她喊MAMA也是無意識的。可是,至少她是先喊「媽」這個音。老公晚上聽到她發了聲「MA」,直抱著她教:「爸爸!爸爸!Annya!叫爸爸...」 

 



2006年7月19日 星期三

夫妻情趣管理

看到小南轉寄彭懷真提出的「夫妻情趣管理4原則」,覺得很有道理,放上來提醒老公提醒自己,也與各位分享。如果有人願意補充,更是歡迎。

節錄如下:
怎麼做好夫妻的情趣管理?彭懷真建議,第一個原則是:增加更多的溝通與協調。「把約會、相處的時間排在時間表裡,」他建議。勤業眾信會計師事務所總裁魏永篤儘管工作再忙,每天都跟太太散步一個小時。

第二個原則:有效分配時間。「把電視關掉就有時間了!」彭懷真指出,看電視不僅不能讓夫妻休養身心,而且被動地接受負面的訊息,夫妻可能會吵架。「我一直想要推動一個中華民國不看電視協會!」彭懷真認真的說。

第三個原則:做對方喜歡的事。比如太太陪先生看 NBA球賽,先生看太太喜歡看的書,創造討論的話題。

彭懷真自己也是這個原則的奉行者。他與太太討論出對方喜歡的活動,規劃好每天晚上一起從事,比如逛街、游泳、看電影、打桌球,活動的順序可以不同,但是每兩個星期一定要輪一次。

不過,彭懷真指出,如果真的不喜歡做對方喜歡的事,一定要適度的調整,找到最好的方式。

第四個原則:不要改變對方的習慣。「工作的前提是改變,這是為了產生績效;但是生活的重點是相處,不應該強勢要對方改變,」他提醒,應該找出對方的節奏,增加相處的時間量,讓量變產生質變,提升婚姻的品質。「有人說重質不重量,問題是,沒有量,哪裡會有質?」彭懷真質疑。

他提醒,情趣管理不可以操之過急或要求高標準,既然大家都是平凡人,就該過平凡的生活方式,「不需要 best,只要 better就好。有進步就是好的開始,」他說。

儘管自省與各種原則都可以增加夫妻的相處與互動,但是,美國前勞工部長羅伯‧萊奇( Robert B.Reich)在《賣命工作的代價》一書中還是語重心長地指出:「要決定改變什麼,並且確實地執行才是最困難的事。」看來,持續不斷的執行力正是夫妻情趣管理的癥結。



2006年7月18日 星期二

驟雨

晚上雷雨交加,馬克一副發現新大陸的模樣,驚喜地靠在窗前對我說:「房子在搖耶!」

這場雨下得好,為近日的燥熱降降溫。原本打算九月中帶Annya這個小汗包回台灣,母親勸我晚一兩個月,說十月秋老虎才難受呢,還有,別忘了今年閏七月,夏天可沒那麼早結束...。

「是嗎?」我有點恍惚,實在是很久沒回台灣了,皮膚竟然遺忘了台灣的溫度。 



2006年7月13日 星期四

【友情廣告】蝴蝶先生明晚台灣會館演講

小魚六月得知蔡百峻先生至美西與美東巡迴展覽與演講,從那時就一直引領期盼在他滿滿的行程中可以排一個在台灣會館。收到蕭小姐Email,真的,如我所願,明日就在台灣會館展出、演講。對台灣國寶級的蝴蝶有興趣的朋友,可前往台灣會館,定有收穫。

以下是關於蔡百峻蝴蝶先生的介紹(由蕭小姐提供):

來自台灣故鄉的蝴蝶攝影作品是蝴蝶先生將近三十年的心血.他為了尋找追尋台灣的國寶寬尾鳳蝶,就花了十年的時間才拍到在世界上台灣特有的寬尾鳳蝶(Agehana Maraho),台灣約有400種蝴蝶,他已發拍攝了340多種蝴蝶,飛的最快的青帶鳳蝶,飛的最遠的青班蝶可以從台灣往返日本,體型最大的珠光黃裳鳳蝶比一個成人手掌還大, 體型最小的台灣小型小飛蝶小到不足半公分,蔡百峻都拍得栩栩如生.

蔡百峻先生並不是拍蝴蝶標本,他在大自然中與蝶共舞,用心觀察蝴蝶的心情,瞭解蝴蝶的喜好與習慣,喜歡吃的食物,飛行的速度,再以自己特別製作的攝影器材,三度空間立體閃光燈,用顯微鏡頭在50公分之內拍出立體的造型, 他的攝影技術已突破現代攝影器材的極限,所以他的高品質照片可以放大到2公尺高,畫面都還非常細膩而不失真.




此次蔡百峻先生拜訪華府史密斯自然歷史博物館,由亞洲文化歷史研究計劃執行長Dr. Paul Michael Taylor 及審查委員們 Dr.Vichai Malikul, Dr.Christoper J. Lots, Dr.Christopher N. Parker 一起審查,與會委員皆什分贊賞蔡百峻先生的生態作品,當場立刻邀約蔡百峻先生與2007年五月第21屆工藝藝術展參展.這是蝴蝶先生蔡百峻先生 極大的殊榮,亦是台灣文化光榮進入世界舞台.駐美代表李大維大使得知此項消息,立刻安排於蔡百峻先生及夫人蕭麗娜 女士會談約一個小時並指示所屬各組全力配合.李大維大使並表示將邀請台灣各相關部會協助辦理此項活動,善用這難得的國際舞台讓台灣之明讓世界更多人瞭解.

除 了2007年五月第21屆工藝藝術展參展,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審查委員會亦將於2007年11月審查蔡百峻的蝴蝶作品,台灣的國寶寬尾鳳蝶很可能被選入華府 史密斯自然歷史博物館作永久展示..如此一來:1.台灣的名字將永久展示2.蔡百峻先生的名字將永久展示.3. 台灣的國寶寬尾鳳蝶將永久展示在華盛頓的國家廣場內的自然歷史博物館,每天世界上會有數萬人看到台灣的名字.

審查委員之一的. Dr.Vichai Malikul 是泰國國王的國家高級顧問也是泰國國王蒲美蓬的私人朋友,2007年12月泰王80歲生日, 他亦邀請蝴蝶先生至泰國曼谷作蝴蝶展出慶祝泰國國王蒲美蓬生日。

蝴蝶先生蔡百峻表示,此次有機會獲得世界級博物館-華府史密斯自然歷史博物館邀展,並有可能將台灣的國寶寬尾鳳蝶永久展示在美國國家級博物館特別要感謝華府長老教會的王能祥長老在過去十個月花了很多心力幫忙.沒有許多台灣在美國各地的台灣前輩幫忙.這許多事都不可能成就.

蝴 蝶夫人蕭麗娜表示她特別要感謝僑委會的全力幫忙及補助費用,農委會亦在印刷品費用補助,她也感謝北美州台灣商會總會的邀請.讓他們的作品有機會被世界各地 的台灣朋友有機會欣賞.正如一位台灣商會會長說:「台灣的藝術家也需要生活,如果台灣商會的許多經營旅館或銀行或餐館的企業家能以台灣高品質的國寶寬尾鳳 蝶做裝飾,不但能美化自己的辦公環境,更能為台灣作宣傳,把台灣的藝術文化傳遍世界各地有台灣商會商人的地方。」

蝴蝶先生蔡百峻將於這星期五7月14日,在紐約台灣會館展出他的作品
並在晚上 7:00—9:30 有個與鄉親聊天的蝴蝶座談會,歡迎大家一起來分享這份喜悅.
紐約台灣會館地址: NEW YORK TAIWAN CENTER
137-44 Northern Blvd

 

 


2006年7月3日 星期一

Take a break

週六回The Art Student League習畫。我在這個學校斷斷續續學習人體素描已兩年,交了幾個不錯的朋友。一直到去年十二月底,我還挺著大肚子去上課。

最近,Jeanne郵寄給我summer classes的課程表,希望我回去上課。我這才驚覺,即便我多麼愛Annya,都應該每個禮拜給自己休一天假,學學畫,和朋友小聚。七月一日,週六,晴,上午去gym游泳,接著趕在中午抵達五十七街上課。學畫是很輕鬆愉快的一件事,能沈澱心情,不為俗事所擾。一如往常,沈溺其中,不知不覺畫了整整三小時。課堂結束後,和Jeanne到附近的cafe聊聊,然後在附近血拼。

這是我生完孩子後,第一次將自己放空,感覺好極了。我已經開始期待下一個週六,全職母親生活不再顯得漫無止盡,也慶幸自己能試著放手,偶爾讓丈夫、公婆照顧孩子也好,瞭解她多一些,同時培養感情。

昨日到Helen家烤肉、游泳。Annya從小就怕洗水,每次洗盆浴就像要她的命,扯著嗓子大哭大鬧。在她三個月大的某一天,我一手抱著她一手幫她吹頭髮,吹風機轟隆隆的聲音讓她緊張,她緊緊抓住我的袖子,不吭一聲。這才發現,只要我抱著她,她什麼都不怕。我靈機一動,開始帶著她一起洗淋浴,說來有趣,有我抱著,水順勢從她頭上流過臉頰都沒關係(可能是看我跟她一樣光溜溜淋得濕答答地Cool)。就這樣,家裡兩個嬰兒專用的澡盆從此被打入冷宮裡。

因為是自家人的游泳池,帶baby玩水很安心。我為Annya準備了泳衣,決定帶她泡泡水熟悉水性。我以為她的腳碰到水一定會哭,結果她沒有,只是緊抱著我眼睛不敢張開很害怕的樣子。我不斷安撫她,說別怕別怕,媽咪抱著妳呢。她坐在小青蛙泳圈裡,兩腿在水中晃呀晃地,漸漸身子不再緊繃,也張開了眼。我開始打水,從一端游到另一端,還在泳池中央轉圈圈,像是帶著她航行。就這樣,她在泳池裡泡了半個多小時,腳底都泡皺了,還捨不得離開泳圈呢。

看著孩子在進步,感覺欣喜無比。我想起馬克說過一句話很有道理,大抵是這樣的:孩子生下來不必是八十分,即使只有二十分,父母和孩子能夠一齊努力進步到六十分,已足矣。 



2006年6月29日 星期四

不吵架的婚姻

人家說沒有不吵架的夫妻,床頭吵床尾和,願意溝通總是好的。

我向來堅持衝突得當日解決,可是當雙方各自有理互不相讓的時候,往往得犧牲睡眠時間,傷神又傷心。諸不見繁不及載的唇槍舌戰為兩人帶來什麼好處,取而代之是傷痕累累的婚姻。於是,我開始相信長輩曾經叮嚀維繫婚姻的道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要計較,不要吵

我也聽好友Jeanne的話,開始為我們禱告。實在是,無法再痛下去了。
早上看到一則轉文,覺得很有意思,跟夫妻不吵架有關。

一對恩愛甚篤的夫婦正慶祝他們的金婚日。
看熱鬧的中年鄰居問老生先說:「為什麼你們可以維持五十年幸福美好的婚姻?打從我出生起,就未曾聽過你們吵架的聲音,難道你們之間從來沒有任何的爭執嗎?」
老先生說:「爭執當然是有的,不過都不會擴大。我從蜜月旅行的時候就懂這個道理...」
老先生繼續說:「記得當時交通不便,我們到大峽谷去度蜜月,一個人各僱了一匹驢子。但,她的驢子顯然好吃懶做,走沒有多久就賴在路邊休息。
我只聽到我太太冷冷地說:『第一次。』
驢子第二次想偷懶的時候,她又指著驢子說:『這是第二次。』
當驢子第三次不肯走時候,她不慌不忙的掏出她租用的手槍,就把它給斃了!」
中年鄰居老先生詫異說:「尊夫人真是太殘忍了!」
老先生說道:「可不是嗎?我也看不過去,就停在路邊指責她的不是。結果,她並不跟我爭辯,只是冷冷地對我說:『第一次』。從此以後,我 ....... 懂了。」

這則故事告訴我們,如果太太夠狠夠霸道,架都不用吵,先生自會服服貼貼的。不過有個但書,這例子不適用於講求「夫妻平等」的家庭。


2006年6月23日 星期五

Queens Zoo



六月十八日,晴,等級躁熱。馬克第一次過父親節,可能是看在我寄了三封電子賀卡的份上,「主動」提出去Queens Zoo走走。(真的很難得,常常都是我吵著在家悶得慌,計畫出遊..)

這個計畫很馬克,離家近,又免週末塞車之苦。馬克興致勃勃準備相機和鏡頭,我只帶了小小的PowerShot,悠悠哉哉空下兩隻手,一來讓馬克盡情拍個夠,二來我也能時時將Annya抱起來看動物。

紐約市的動物園就屬Bronx Zoo最大最有看頭,Queens Zoo相形之下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可小也有小的好處,因為小,觀眾得以近距離接觸海獅餵食秀,而且每個參觀點相距不遠,得以輕鬆逛完整個園區。順帶一提,Queens Zoo飼養鱷魚,Bronx Zoo沒有。

即便假日,參觀Queens Zoo的人還是不多,工作人員很熱心,會盡力回答參觀民眾的問題,很像一對一的校外教學,收穫良多。一位工作人員將產在海獅區上端的鴨寶寶遷移他處,恐人工瀑布沖壞他們,工作人員秀給我看,就這樣,我拍到剛出生的鴨寶寶,毛絨絨地,可愛極了(見上圖)。

日正當中,炙熱難安,我們走了一身汗,小Annya穿得最清涼卻難逃小汗包一個。幸好,園中有販賣機讓我們清涼一下,Annya大腿上也夾了瓶Snapple,一路暢快到底。說來好笑,馬可還真是幸運,途中被鳥大便澆了一頭,連忙急呼要我擦,我從包包取面紙,他還直嚷快點快點。我又氣又笑說了:「是鳥在你頭上大便,又不是我!對我叫什麼叫!」

話說回來,第一個父親節第一次被鳥大便灌頂,也算難忘吧!


2006年6月17日 星期六

Balloon

Annya有意識說的第一個字恐怕是balloon了。

我幾乎每天都在找新點子跟Annya玩,Annya對玩具喜新厭舊的程度超乎想像,一個玩具玩了兩次就沒興趣,做娘的得精心安排讓她的玩具兵團輪番上陣,而這一個月也加買了很多玩具。

孩子開始學習摸索這個世界,任何東西都可以是玩具,一支筆,一塊方巾都可以讓她愛不釋手,只要大人注意孩子玩的安全就好。前兩天,她在盪鞦韆的時候,我隨手拿了個氫氣球給她玩,她小手緊緊握著線,還用她強而有力的腳踢它幾下。氣球飄到天花板,她還一直盯著它不放,它飄到哪她的眼睛就跟到哪。我將氣球取下來給她,她就興奮地手足舞蹈。

「妳喜歡balloon啊?」

「Mr.Balloon是妳的好朋友嗎?」

「妳要好好抓住balloon,要不然balloon先生就跑掉了。」我跟她說話提到balloon這個字不下五十次。

她真喜歡氣球先生,喝奶時間還拉著它上樓。喝完奶直嚷著「ㄅㄨ..ㄅㄨ..」,望著天花板的氣球。
「balloon?」 我驚訝問她,一面將氣球拿給她,她笑得燦爛,把玩一兩分鐘氣球又飄走了。
「ㄅㄨ′..」她叫。

我將氣球拿給她,沒多久球又飛走她又發出「ㄅㄨ′」的音,我試了十幾次,驚喜得眼淚都快掉下來。

今晚喫壽司,我問老公:「你有沒有吃飽?」一旁靜靜看我們吃的Annya說:「有」
這是我第二次聽到她發出「有」這個音,這個音不好發呢。而她每回說「有」的時間都那麼剛好,真的是...太神奇了。 我真的無法掩飾,我的小寶貝啊,妳的每個小小進步都教媽媽欣喜無比。


2006年6月7日 星期三

【公益廣告】兒童村

小魚從去年底就一直關心角聲在中國成立三明華恩兒童村的事情。兒童村是美國「角聲基金會」與香港「華恩基金會」合辦的一個大型計畫,為中國無依無靠的兒童提供一個充滿愛與照顧的家。目前兒童村已收了五十名兒童,有院長副院長的帶領,有愛心姐姐的照顧,膳食亦有專人負責,以提供均衡的飲食。白天孩子們到市區學校上學,下了課他們有個溫暖的家等待他們。根據《角聲情》的報導,雖然兒童村初辦不久,住院的兒童在品行學業方面都有所進步。

 三明華恩兒童村是兩個基金會合作計畫的第一階段,第二階段是興建第二個兒童村,屆時以「角聲」命名,地點已預定在福建省南部的龍岩市。兩個兒童村計畫的建築費與前三年的運作費是一百二十萬美元,目前為止尚欠款項五十萬元,歡迎大眾踴躍捐款。

目前,兒童村成立「守護天使」的助養兒童計畫,只需每月捐三十五美元,便能資助一位兒童的生活費,成為孩子的「守護天使」。守護天使會定期收到孩子的成績報告、孩子現況與助養紀錄。

若您願意支持「角聲中國兒童事工」,以愛心改變他們的命運,善款支票抬頭請寫:CCHC,並在支票上註明「愛心匯點」,信封上寫「特困兒童」,逕寄:《號角月報》‧「愛心匯點」,48 Allen St., New York, NY 10002。

相關連結:兒童村相片 



2006年6月3日 星期六

瀟灑齋

剛做好一個blog叫「瀟灑齋」,專放小魚在世界週刊寫的書介,歡迎有興趣的朋友過去看看,給予建議指教。

2006年5月29日 星期一

台原偶戲團

週日中午陪公婆參加客家同鄉會的端午節慶祝活動,也就是每年例行在Hempstead Lake State Park舉辦的公園野餐聚會。每參加者以戶為單位準備菜餚,譬如我們有五個人參加就得準備五人份的餐點,婆婆端出一大桶肉羹湯,馬上空了桶。婆婆的肉羹湯真讚,在紐約找不著這等美味的肉羹。

今年參加人數約三百人,大概是去年的一倍。 工作人員相當辛苦,清早五點就去公園佔場地,打點一切。

這回的表演活動非常難得請到台原偶戲團來演出。台原偶戲團來美兩週巡迴表演,已在舊金山、LA、Washington DC演出,紐約是最後一站,對於海外華人而言真的是機會難得,可以欣賞到正宗的台灣偶劇藝術。

表演的陳師傅年已七旬,從事木偶表演超過六十年。這次表演名為《台灣偶戲之美》,說是基本劇碼,與大家同樂。在老師傅手中的木偶栩栩如生,老頭會吞雲吐霧抽大菸,小姐會梳頭,動作細緻地教人驚豔。木偶的一抬首一投足深深吸引了大人和孩子們的目光,就連附近野餐區其他族裔的民眾也帶著小朋友來圍觀,個個嘖嘖稱奇,睜大了眼,張大了嘴。

是的,我們可以很驕傲地說,這就是台灣的木偶藝術!美國人可以聽不懂台語,就像欣賞歌劇不一定要聽得懂義大利文。藝術之美,藝術之親民,心感覺得到。 

表演結束後,師傅教小朋友們玩木偶。只見小朋友們興致勃勃地將食指放進玩偶的頭,然後試著模仿起老師傅先前表演的絕技功夫,發現木偶劇真的不簡單。

為了推廣這項工藝,讓下一代可以繼續玩耍木偶,當場木偶以每尊二十元的價錢售出。很快就賣光了,許多小朋友手中套著木偶,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 

台原偶戲團的團長夫人莊女士跟我聊起團裡有兩位特別的成員,一位是荷蘭人,一位是義大利人。前者在荷蘭取得漢學博士,在中國居住六年,在台灣居住至今有十三年,是該團的藝術總監。(人不但長的帥,中文還講得非常棒!這句是我加的Tongue out) ;後者本來是義大利木偶劇團的成員,某次隨團到台灣表演,愛上了負責翻譯的一位台南小姐,他們相戀結婚,從此他定居台灣,為台灣木偶劇盡心盡力。

聽著他們的小故事,甚是感動。因為愛,愛藝術,愛伴侶,也愛台灣,所以他們在這裡。 

今晚七時在法拉盛台灣會館有一場名為馬可波羅Marco Polo)的木偶劇,據說是中西合璧,義大利歌劇與台灣南管創作曲穿梭其間。歡迎大家共襄盛舉,免費入場。

台灣會館
Taiwan Center 137-44 Northern Blvd., Flushing , NY 11354 (between Union st & Main st,七號地鐵Flushing下車,步行約五分鐘)
Tel: 718.445.7007



2006年5月28日 星期日

First Wedding

週六參加友人Khanh & Lily的婚禮。

這是Annya頭一回參加婚禮,她爹當groomsman從早忙到晚去了,她娘午後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載她去Great Neck的教堂觀禮。從一開始新人步入禮堂,到眾人吟唱聖歌、牧師講道、證婚,她都安靜地像隻小貓。因為,她只要坐在她娘腿上就不會吵,唱聖歌時抱著她搖搖唱唱更好 Smile

安全起見我坐在教堂後幾排觀禮,周遭也有幾個baby,他們的父母忙著塞奶嘴安撫孩子或見勢不妙趕緊把孩子帶出去。我不怕她哭鬧,可一顆心七上八下恐她咿咿啊啊說什麼打擾牧師說話。

她現在處於聽人說話也愛講話的階段,平日我講電話她也在旁說話,讓對方也聽到她的稚嫩美聲。

可這是教堂婚禮,不得無禮。牧師請新郎跟著他複誦誓詞時,她發了個音,我連忙摸她頭用食指比了一個「噓!」的手勢。還真有效,後來她想說話時都抬頭用那雙活靈活現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我比了食指,再輕吻她的額頭,她乖巧得像個捧在手中的洋娃娃。

幾個朋友對我說:「Annya真乖!以後可以帶她做禮拜囉!」 禮畢我也頻頻稱讚她good girl, 帶她參加婚禮主要是讓她瞧瞧教堂和婚禮的進行。我知道她不會記得這一切,至今我帶她跑東跑西只是想讓她多看看這個世界美麗的人事物。Annya也很美,她是觀禮人中年紀最小最受人矚目的一個,過去的教會朋友紛紛跑來看她逗她,許多不認識的人也投以微笑的目光。也許她不會記得,只希望她能稍稍感染到教堂氛圍中的真善美。

晚上,將Annya交給婆婆照顧,我參加婚宴去了。婚宴是屬於成人的,大家暢談歡笑大啖小酌,然後跳跳舞,快的,慢的,到最後舞曲震耳欲聾如臨PUB。這時,就是我和老公的約會佳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