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4日 星期五

大塊男的辛酸

muscle1.jpg 朋友V長得高壯,是眾人眼裡的猛男。閒暇之際便往健身房跑,勤練他在東方人體格裡顯得格外醒目的大塊肌。他總說大還要更大,上了癮似地。

「你的肌肉已經夠大了!還不滿足?」我好奇問。「算是保護膜吧!」V苦笑。

V說起十九歲來美國讀書時,體格高瘦,語言不通,常被學校裡的黑人欺負。某次,被一群黑人在背後重重捏了把屁股。他一轉身,那些黑人猥褻笑著,互相推諉說不是他們。

「我能怎麼辦?面對那群流氓,只好摸一鼻子灰走人。」V很無奈。後來,V的弟弟也被欺負,走在校園裡被一群黑人手持一分錢一分錢往他身上扔。他縮著身子,在一群人的訕笑中繼續行進,連個恚恨不滿的眼神都不敢留。

「他們就像群瘋狗,不斷咬你、測試你。不反擊,當我們好欺負!」V聽到弟弟的事,怒火中燒。從此,他決定自立自強鍛鍊體魄,再也不受凌辱。

V找了個白人教練陪他健身,他的胳臂長了肉,身子開始壯碩了起來。久而久之,他與教練兩人頗有相互較勁之勢,比賽誰的肌肉大。他舉重的磅數不斷增加,並吃起了乳清蛋白質消除脂肪、增加肌肉。

幾年下來,V身材魁武,英文也較為通達流利。脫離了龍蛇雜處的校園生活進入社會闖蕩,成人的世界裡種族歧視的問題仍隱隱存在,表面上倒也禮尚往來和平共處。

一天,V和朋友走在大街上,遇上一群騎單車呼嘯而過的小混混,冷不勝防推了他們幾把,挑釁著。

muscle2.jpg「又是一群黑人!」V咬牙切齒,將這群單車幫的最後一個騎士從單車上拖下來,狠狠將他壓在地上。

前方幾個黑人見狀,楞住了,定定望著V。其中一個嗆聲了,說他們老大在這裡混,量你不敢怎麼樣。黑人說得理直氣壯,鼻孔生煙,像在唱RAP。
V聽了,只是指著一旁的朋友冷冷地對他們說:「我的朋友剛從監獄出來,他因為打斷某人的腿被判了刑。要打架,我們不怕!」

單車幫一聽,知道他們不好惹,便以眼神示意趕快閃人。不消三分鐘,這些混混已消失無蹤,街上恢復寧靜。

「你看!肌肉還是很有用的!」V消遣自己。我彷彿在聽一齣暴力劇,以為這一切只會發生在電影裡。頓時,對V過去遭受的欺侮感到同情。因果相生,他積極練身不過就是為了抵抗那些晦暗不明的惡勢力。

以往,我對於男人勤練肌肉的「美體觀」不甚認同,覺得是阿諾史瓦辛格一類的明星留下的遺毒。那些樂此不疲秀出幾塊王字腹肌的男性,更是教我倒盡胃口,像是不斷張揚著自己有多麼威猛。V的故事讓我對大塊男一族改觀,猛男的背後,或許有辛酸,或許有舔舐不完的傷口。
��文/小魚,圖/Kowei,刊於2006.02.08蘋果日報人間事版)

2006年2月20日 星期一

滿月紀事

IMG_44551.JPGAnnya二月八日過滿月,日子過得暈頭轉向的Annya娘這才整理出些滿月照片

八日中午,帶Annya去世界日報送糯米飯紅蛋紅龜糕給包禮的伯伯阿姨們,這全靠 Annya奶奶天未亮就起床忙準備(光是糯米飯就煮了五個電鍋!)。返家後收到快遞禮盒,收件人是 Annya,是她生來的第一束花,貼心的嬸嬸家送的。當夜,爺爺奶奶送她小雞金鍊子,可她脖子上一直掛著舅公在她未出生就送來的小博士金牌。

金牌是什麼?可以吃嗎?只見小 Annya不停蠕動想盡辦法將金牌弄到嘴邊,非常有趣。

十一日晚,請幾個朋友來家裡吃飯,謝謝她們對 Annya的關心與照顧。 Annya奶奶中午就捲起袖子在廚房忙得團團轉,做了十道家常菜。那一夜,大夥喫菜小酌聊天很愉快。見大家破費送禮給小寶貝,做爹娘的又感到過意不去了。

2006年2月12日 星期日

這一個月來

IMG_4668.JPG1.

這一個月來的生活重心除了 Annya還是 Annya。

還記得產後當夜護士將Annya送進房間讓我們相處照顧,M小心翼翼地幫孩子換尿布,餵奶時連孩子都不知該怎樣抱,捧個雕花瓷器似地,深恐摔了個叮噹。一旁的我吊著點滴,忽睡忽醒,生產所消耗的體力實在驚人,我從來沒有這樣的睡眠狀態,彷彿浮在雲端上,飄飄然的。

朦朧中,M攤在椅子上嘆氣,餵了半小時,孩子只喝了5ml,傷腦筋。

回家後的日子開始漫長得教人心慌,M和我半夜輪番餵奶,我的胸部被擠奶器搾得乾癟,活像兩個垂敗的臭皮囊。

一個月後,Annya餐餐喝60ml的母奶,長了些肉,體重從出生的五磅九升至七磅。看著孩子一丁點兒一丁點兒長大,心裡非常安慰,這些日子的疲憊總算沒有白費。

2.

Annya是個聰明乖巧的孩子。長輩說千萬不能在孩子面前說「乖」這個字,這是禁忌,孩子會背道而馳,變得很難搞。我不信這套,常稱讚她乖,她也只為三件事哭鬧:要吃奶、該換尿片、想睡覺。我將餵奶換尿布的時間逐一紀錄,久了母女間有了默契,她一開始咿咿啊啊我能知道她的需要。

長輩們也不斷叮嚀別常抱孩子,否則孩子會被寵壞。我一笑置之,常讓她趴睡在我的胸前,忖度她聽見我的心跳會很安心,那是在娘胎裡最熟悉的節奏。如果我的臂彎可以讓她成為一個不虞匱乏有自信的孩子,如果我的體溫可以讓她的心臟不藥而癒,那麼,抱吧,趁我有體力的時候。擁抱,讓我們更親近。

3.

Annya醒著的時候我會陪她說話聽音樂。她的小手捕捉音符似地在空中頻頻揮舞,我想她有當指揮家的潛能。她的指頭靈活有力,從一比到六,甚至會比中指(天哪!)。她的小嘴巴總會迸出啊啊嗯嗯ㄟㄟ稚嫩可人的聲音,不說話的時候,她會發呆,像個沉思者,跟她母親一個模樣。

她常眨眼、嘟嘴、伸舌頭,臉部表情多的教人吃驚。這點耍寶功夫,不消說,準像M。她的五官像M,頭型頭髮像我,我倆像是照鏡子般在她身上看見自己,偶爾拿來娛人娛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