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4日 星期五

大塊男的辛酸

muscle1.jpg 朋友V長得高壯,是眾人眼裡的猛男。閒暇之際便往健身房跑,勤練他在東方人體格裡顯得格外醒目的大塊肌。他總說大還要更大,上了癮似地。

「你的肌肉已經夠大了!還不滿足?」我好奇問。「算是保護膜吧!」V苦笑。

V說起十九歲來美國讀書時,體格高瘦,語言不通,常被學校裡的黑人欺負。某次,被一群黑人在背後重重捏了把屁股。他一轉身,那些黑人猥褻笑著,互相推諉說不是他們。

「我能怎麼辦?面對那群流氓,只好摸一鼻子灰走人。」V很無奈。後來,V的弟弟也被欺負,走在校園裡被一群黑人手持一分錢一分錢往他身上扔。他縮著身子,在一群人的訕笑中繼續行進,連個恚恨不滿的眼神都不敢留。

「他們就像群瘋狗,不斷咬你、測試你。不反擊,當我們好欺負!」V聽到弟弟的事,怒火中燒。從此,他決定自立自強鍛鍊體魄,再也不受凌辱。

V找了個白人教練陪他健身,他的胳臂長了肉,身子開始壯碩了起來。久而久之,他與教練兩人頗有相互較勁之勢,比賽誰的肌肉大。他舉重的磅數不斷增加,並吃起了乳清蛋白質消除脂肪、增加肌肉。

幾年下來,V身材魁武,英文也較為通達流利。脫離了龍蛇雜處的校園生活進入社會闖蕩,成人的世界裡種族歧視的問題仍隱隱存在,表面上倒也禮尚往來和平共處。

一天,V和朋友走在大街上,遇上一群騎單車呼嘯而過的小混混,冷不勝防推了他們幾把,挑釁著。

muscle2.jpg「又是一群黑人!」V咬牙切齒,將這群單車幫的最後一個騎士從單車上拖下來,狠狠將他壓在地上。

前方幾個黑人見狀,楞住了,定定望著V。其中一個嗆聲了,說他們老大在這裡混,量你不敢怎麼樣。黑人說得理直氣壯,鼻孔生煙,像在唱RAP。
V聽了,只是指著一旁的朋友冷冷地對他們說:「我的朋友剛從監獄出來,他因為打斷某人的腿被判了刑。要打架,我們不怕!」

單車幫一聽,知道他們不好惹,便以眼神示意趕快閃人。不消三分鐘,這些混混已消失無蹤,街上恢復寧靜。

「你看!肌肉還是很有用的!」V消遣自己。我彷彿在聽一齣暴力劇,以為這一切只會發生在電影裡。頓時,對V過去遭受的欺侮感到同情。因果相生,他積極練身不過就是為了抵抗那些晦暗不明的惡勢力。

以往,我對於男人勤練肌肉的「美體觀」不甚認同,覺得是阿諾史瓦辛格一類的明星留下的遺毒。那些樂此不疲秀出幾塊王字腹肌的男性,更是教我倒盡胃口,像是不斷張揚著自己有多麼威猛。V的故事讓我對大塊男一族改觀,猛男的背後,或許有辛酸,或許有舔舐不完的傷口。
��文/小魚,圖/Kowei,刊於2006.02.08蘋果日報人間事版)

2 則留言:

  1. 夜店裡看過黑人因調戲台灣女孩結果被一群人追打,然後抱頭鼠竄的畫面。說實話,不知為何當下的心情還挺振奮的。

    回覆刪除
  2. 應驗了團結就是力量!雖然我無法認同用暴力解決問題,不過有時候用激進方式對付惡人挺奏效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