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29日 星期一

台原偶戲團

週日中午陪公婆參加客家同鄉會的端午節慶祝活動,也就是每年例行在Hempstead Lake State Park舉辦的公園野餐聚會。每參加者以戶為單位準備菜餚,譬如我們有五個人參加就得準備五人份的餐點,婆婆端出一大桶肉羹湯,馬上空了桶。婆婆的肉羹湯真讚,在紐約找不著這等美味的肉羹。

今年參加人數約三百人,大概是去年的一倍。 工作人員相當辛苦,清早五點就去公園佔場地,打點一切。

這回的表演活動非常難得請到台原偶戲團來演出。台原偶戲團來美兩週巡迴表演,已在舊金山、LA、Washington DC演出,紐約是最後一站,對於海外華人而言真的是機會難得,可以欣賞到正宗的台灣偶劇藝術。

表演的陳師傅年已七旬,從事木偶表演超過六十年。這次表演名為《台灣偶戲之美》,說是基本劇碼,與大家同樂。在老師傅手中的木偶栩栩如生,老頭會吞雲吐霧抽大菸,小姐會梳頭,動作細緻地教人驚豔。木偶的一抬首一投足深深吸引了大人和孩子們的目光,就連附近野餐區其他族裔的民眾也帶著小朋友來圍觀,個個嘖嘖稱奇,睜大了眼,張大了嘴。

是的,我們可以很驕傲地說,這就是台灣的木偶藝術!美國人可以聽不懂台語,就像欣賞歌劇不一定要聽得懂義大利文。藝術之美,藝術之親民,心感覺得到。 

表演結束後,師傅教小朋友們玩木偶。只見小朋友們興致勃勃地將食指放進玩偶的頭,然後試著模仿起老師傅先前表演的絕技功夫,發現木偶劇真的不簡單。

為了推廣這項工藝,讓下一代可以繼續玩耍木偶,當場木偶以每尊二十元的價錢售出。很快就賣光了,許多小朋友手中套著木偶,臉上洋溢著滿足的笑容。 

台原偶戲團的團長夫人莊女士跟我聊起團裡有兩位特別的成員,一位是荷蘭人,一位是義大利人。前者在荷蘭取得漢學博士,在中國居住六年,在台灣居住至今有十三年,是該團的藝術總監。(人不但長的帥,中文還講得非常棒!這句是我加的Tongue out) ;後者本來是義大利木偶劇團的成員,某次隨團到台灣表演,愛上了負責翻譯的一位台南小姐,他們相戀結婚,從此他定居台灣,為台灣木偶劇盡心盡力。

聽著他們的小故事,甚是感動。因為愛,愛藝術,愛伴侶,也愛台灣,所以他們在這裡。 

今晚七時在法拉盛台灣會館有一場名為馬可波羅Marco Polo)的木偶劇,據說是中西合璧,義大利歌劇與台灣南管創作曲穿梭其間。歡迎大家共襄盛舉,免費入場。

台灣會館
Taiwan Center 137-44 Northern Blvd., Flushing , NY 11354 (between Union st & Main st,七號地鐵Flushing下車,步行約五分鐘)
Tel: 718.445.7007



2006年5月28日 星期日

First Wedding

週六參加友人Khanh & Lily的婚禮。

這是Annya頭一回參加婚禮,她爹當groomsman從早忙到晚去了,她娘午後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載她去Great Neck的教堂觀禮。從一開始新人步入禮堂,到眾人吟唱聖歌、牧師講道、證婚,她都安靜地像隻小貓。因為,她只要坐在她娘腿上就不會吵,唱聖歌時抱著她搖搖唱唱更好 Smile

安全起見我坐在教堂後幾排觀禮,周遭也有幾個baby,他們的父母忙著塞奶嘴安撫孩子或見勢不妙趕緊把孩子帶出去。我不怕她哭鬧,可一顆心七上八下恐她咿咿啊啊說什麼打擾牧師說話。

她現在處於聽人說話也愛講話的階段,平日我講電話她也在旁說話,讓對方也聽到她的稚嫩美聲。

可這是教堂婚禮,不得無禮。牧師請新郎跟著他複誦誓詞時,她發了個音,我連忙摸她頭用食指比了一個「噓!」的手勢。還真有效,後來她想說話時都抬頭用那雙活靈活現水汪汪的眼睛望著我,我比了食指,再輕吻她的額頭,她乖巧得像個捧在手中的洋娃娃。

幾個朋友對我說:「Annya真乖!以後可以帶她做禮拜囉!」 禮畢我也頻頻稱讚她good girl, 帶她參加婚禮主要是讓她瞧瞧教堂和婚禮的進行。我知道她不會記得這一切,至今我帶她跑東跑西只是想讓她多看看這個世界美麗的人事物。Annya也很美,她是觀禮人中年紀最小最受人矚目的一個,過去的教會朋友紛紛跑來看她逗她,許多不認識的人也投以微笑的目光。也許她不會記得,只希望她能稍稍感染到教堂氛圍中的真善美。

晚上,將Annya交給婆婆照顧,我參加婚宴去了。婚宴是屬於成人的,大家暢談歡笑大啖小酌,然後跳跳舞,快的,慢的,到最後舞曲震耳欲聾如臨PUB。這時,就是我和老公的約會佳機了。 

 



2006年5月21日 星期日

Passport to Taiwan

週日午後忽晴忽雨,和老公到Union Square参加台灣巡禮(Passport to Taiwan)活動。小魚很期待宣傳文案說的「一年才吃到一次」的台灣小吃,以為像台灣傳統市場或夜市之類的。結果,只有愛玉冰、銼冰、烤香腸、豬血糕、鹽酥雞、潤餅約十種在Chinatown或Flushing吃得到的小吃。其中,我吃了普普的豬血糕和軟軟的糖葫蘆,鹽酥雞攤位大排長龍,工作人員手腳不夠快,只好作罷。聽到吃過的路人說sucks,便慶幸自己沒浪費時間。

所謂「一年才吃到一次」的小吃攤少得教人失望。為了讓自己不敗興而歸,便跑去玩彈珠台和撈魚。小魚幼時就知道彈珠台是拐人的遊戲,因為父親很會設計彈珠台,知道如何讓彈珠錯過某些位置。至於撈魚,只剩下寥寥無幾的「大尾」,我撈不到,就算撈到我也不會帶回家。有時候某些行為只不過在尋找一種感覺罷了。

逛完後肚子仍是空的,便去買Jambo Juice的Mango Mantra和NYU附近以美味馳名的Pluck U.雞翅(Buffalo-Style Chicken Wings),這才滿足了胃。

而這個週末活動的壓軸是小姪女Melody的兩歲生日,待相片整理完畢再與諸位分享。


2006年5月19日 星期五

客家座談會筆記

週六下午去台灣會館參加大紐約客家會舉辦的「台灣的文化特質」客家座談會。主講人是郭正昭教授、湯錦台、羅煥瑜與大紐約客家會新任會長,也是我非常敬重的大廚朋友詹煌君
郭正昭教授的講題為「台灣的文化特質」。他提出台灣文化的三大特性:邊緣性、海洋性格與多元文化。湯錦台先生主講「台灣文化中的閩客因素」,簡潔陳述客家人與閩南人的衝突與融合。

從唐朝中葉安史之亂,中原一片焦土,北方老百姓南移。九世紀黃巢之亂,漢人大舉遷往贛南(今廣東梅縣、福建客家人都來自贛南山區)。到了明朝客家人開始往海洋發展貿易,並出現赫赫有名的海盜,當時佔領馬尼拉的西班牙人都聞風喪膽。十七世紀末,廣東客家人來台,十九世紀漳泉械鬥,搶村莊、田地。一直到日本統治台灣,將泉漳客家人歸類為閩南人。因此,許多漳州客人忘記自己是客家人。由此推論,陳水扁總統、呂秀蓮、李應元都是客家人。

羅煥瑜先生主講《台灣客家人的文化特質》讓我這個1/2 客家人耳目一新,特將他的重點列舉如下與各位朋友分享。

台灣客家人有哪些文化特質呢?
★非常崇敬祖先。供堂、神主牌、拜初二、十六。
★重視傳統,不忘本源。故有句諺語「寧賣祖宗田,不忘祖宗言。」
★殮骨葬、洗骨葬。
★正月半至清明,各宗族選一天掃墓、掛紙。
★重視教育。由於早期只能往山上跑,相當貧困,故發心讓後代讀書求功名。供奉文昌帝君、韓愈。並有句俗語:「生子不讀書,不如養大豬。」
★變革性強,代表人物有洪秀全、孫中山等,興中會成員三十二人只有一人不是客家人。 有「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仗義性格。
★刻苦&山區文化。挖河圳、開祠堂,將山地闢為梯田,有助山鄉開發。
★撫娘(指客家婦女)扮演輔助角色,在家有地位。灶頭灶尾都有管,田頭田尾都有做。

以上純粹是小魚的筆記,對客家文化有興趣又看不懂的朋友可找書來看。

會後,和詹會長打招呼,也有幸認識湯錦台先生,互留聯絡方式。湯先生數年前出版的《前進福爾摩沙》 是台灣研究的罕見佳作,他走訪各地採集史料,再將大筆資料用平鋪直敘的方式介紹給讀者,立意甚好。(老實說,聆聽湯先生的演講是小魚參加這場座談會的主因)

後來,湯先生贈小魚一本他去年底出版的《閩南人的海上世紀》,笑問該題字「小姐」或「女士」?我答「女士」,已經是一個小孩的媽了=)。 他說我「看起來」真的很年輕,哈哈;-)!!拜託!他的夫人才真是年輕咧。



2006年5月18日 星期四

紐約乾媽

Annya有兩個乾媽,一個在紐約,一個在台灣。兩位乾媽是媽咪的好朋友,好姊妹,是聰慧美麗的單身女子。

昨晚九點多,紐約乾媽打電話來說好想念乾女兒,想來家裡。好啊!我說。


紐約乾媽提出認Annya當乾女兒沒多久,六月中就要移居LA。我不捨紐約少了她這個好朋友,她呢,不捨她的乾女兒,直呼等Annya大一點一定要帶她去Disneyland。 我覺得這主意挺好,到時候我們一家三口去加州玩,還有人幫忙我們帶小孩

我們各自忙碌著,卻一直心繫對方,這就是所謂的好朋友吧。人生沒有不散的宴席,可重要的是一份真心。就像Annya的台灣乾媽是媽咪的高中同學,我們的友誼至今有十四年,雖然我們隔了半個地球,對彼此的關心不減。講這麼多,其實想告訴Annya的紐約乾媽:放心去闖妳的未來。只要我們都有心,友誼不會因為距離而改變。 (攝於Port Jefferson / May.6.2006)


2006年5月12日 星期五

第一個母親節

母親節即將到來,極度想念台灣的阿嬤與母親。母親故作埋怨說:「嫁那麼遠,要見你很難耶!」掐指一算,距離她來紐約參加婚宴到現在,我們已經兩年又四個月沒見面了。

我現在只想九月回台灣拉著親人開開心心喫上幾頓,接著煮一桌子菜給阿嬤。每星期打電話給阿嬤,她總喚我「大寶貝」,我喚她「老寶貝」,每次問她身體狀況如何,去老人中心上些什麼課,她的回答都差不多,氣喘照犯醫生照看藥照吃,身子不如以前了,她還說不用擔心,她會吃飽飽睡飽飽等我回來。 

原本計畫Annya出生就帶她回台灣探親,無奈她心臟的洞需要追蹤,就這樣延宕下去。

下午餵Annya時,她不時對我笑。「認真吃奶啦!笑那麼甜!」我也噗哧笑了,心情飛上天。猛然驚覺,我的第一個母親節即將到來。晚上丈夫突然問我:「妳知道這是妳的第一個母親節嗎?」「想要怎麼慶祝?」「想要什麼?」「想去哪裡?」...。我答不出來,一來是我不缺什麼,二來是我不認為做母親的需要去計畫如何慶祝母親節。 

後來,丈夫帶我和小Annya去喫日本料理,從waitress到鄰座的客人,都一直誇Annya可愛。餐畢要離開,還有人玩笑說可不可以把Annya留下來?每回聽到人家稱讚Annya我都會很開心,身為母親的驕傲不自覺跑了出來。

是的,讚美是份禮物。

 



2006年5月8日 星期一

收口水

Annya滿四個月了!婆婆說按照台灣習俗(客家習俗?)要為她「收口水」。所謂「收口水」就是找來中間有洞的圓餅,成串掛在寶寶脖子上,然後一人一片輪流輕拭寶寶的唇。據說行過收口水典禮的寶寶將來長牙不會流口水。

就這樣,奶奶、爺爺、叔叔、嬸嬸、爸爸、媽媽、紐約乾媽與堂姊Melody依序拿餅乾給Annya抹嘴。Annya爸忙拍照,Annya媽忙錄影,慶祝她邁入下一個新階段:開始吃固體食物囉! 月前我早就買來Oatmeal(Cereal for baby)和一組十支可愛的小湯匙,現在終於可以用了!Laughing

(右圖)可愛的Melody姊姊為Annya妹妹「收口水」。

照理說,嬰兒不能吃普通餅乾。某些甜料如蜂蜜等含有苞芽,導致嬰兒肉毒症。抹抹嘴唇還可以,千萬不能給baby吃。

Annya幾次試著舔餅乾,樣子很秀氣。奶奶找出堂姊Melody四個月大的收口水照相對照,她們還真有些神似,不愧是同一家出品。 

我這做娘的很開心,女兒的體重足足比出生多了一倍,而且健康靈巧又可愛。入睡前,我為她擦身體,同她說說話,她居然發出咯咯的笑聲!Surprised之前她都只是微笑,從未laugh out。這是Annya送給媽媽的成長禮物嗎?真的是,太令我感動了!



2006年5月2日 星期二

女人的事

很多時候,婆婆會用委婉勸諫的方式對我曉以大義,告訴我女人該這般那般才能維持好一個家。都二十一世紀了,耳畔的叨叨嘮嘮全是些百年前的舊觀念,只能說無奈。另一方面,也心疼婆婆克勤克儉,終日像個陀螺忙轉不停。

或許我是個不受教的媳婦,太有個人主張,但每個人都有她的喜好愛惡,何必勉強。

最近婆婆為她的女兒,也就是我的小姑坐月子。兩人住處有段距離交通不便,婆婆索性在女兒家住了下來以便照顧。公公呢,偶爾去探望女兒,其他時間不減平日消遣,跟朋友玩球跳舞打太極拳,英文課也從不缺席,生活充實寫意。

婆婆對公公的行徑相當不滿,要求他輪番去女兒家幫忙,換來一句:「坐月子是女人的事!」她的嘴被堵住了,無處可發,便對我吐苦水,說公公愛玩難道不能忍一忍犧牲一下嗎?

我聽完只是微笑,有時候當個垃圾桶讓婆婆倒苦水也還好。可不禁要問,照顧子女不是夫妻共有的責任嗎?為什麼坐月子是婆婆的事?難道公公沒有責任去照顧他的女兒嗎?婆婆被公公一句話打回,自認理虧,那是因為連她自己都認為烹煮那些湯湯水水、照料嬰兒,是女人的天職。

婆婆懊惱的除了少了公公這個幫手,還有在美國長大的女兒向來不吃中藥,突然要她吃一堆補品,女兒是千百個不願意,為此母女倆時有爭執;加上小孫女愛哭,晚上不睡覺,令她叫苦連連。

且不論婆婆對「女人的事」如何界定,倘若她每天做的是她自認為該做而且是對的事,就不應該有所怨懟。這個時代的女人應該懂得愛自己,懂得用心過好每一天,懂得與另一半協調溝通,懂得尊重和被尊重,而不是深陷在「賢慧」的泥沼裡難以脫身。

弔詭的地方就在這裡。有多少女人像我婆婆這樣,時常抱怨為家庭子女犧牲奉獻了多少,結果丈夫子女不感恩也不領情,自討沒趣想放棄,又唯恐有失職責。又有多少女人像我婆婆一樣日子過得太「苦情」,似乎可訴的苦越多、表示茹苦的能力越強、越賢慧、越有堅忍不拔的傳統美德。

我不禁想,女人啊女人,何時可以對自己好一點?

婆婆吐完苦水後如釋重負,隨即話鋒一轉,說了:「我不在家妳公公都不下廚,成天吃外賣!妳有空就做飯啊,有個女人做飯才像個家!」頓時有個小丑在我心底狂笑,她這句話說得真是語重心長啊,我微笑有禮地回答:「我,沒空!」

我想做的事好多好多,想看書,想寫作,也想陪小孩,為逍遙自在的公公下廚並不在我的名單裡。如果時間充裕,我也會像公公一樣到處遊玩學習,因為女人最重要的就是認真做自己。 ( 文/小魚  圖/粗人,本文刊於蘋果日報人間事版2006.0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