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7日 星期一

生日

生日剛過,鬆了口氣。

當這一天越來越近的時候,越強烈意識到自己又老了一些,說不上愁,只是有點無奈。或許人到了一定的歲數,會開始懶得數數兒,懶得抵抗掙扎什麼,懶得和時間賽跑,就這樣吧,不是虛度光陰就好。

和馬克的生日相差五天,每年我們都會計畫出遊,由於剛從台灣度假回來,馬克說他需要休息(是的,度假對他而言是累人的一件事。) 提議等 holiday season 過了,明年一月再出遊,剛好避冬。

我同意,只要有得玩就好。

不擅計畫的他還是為我安排了「長島一日遊」。上午去 North Shore 的 Loehmann's買大衣,中午上 Little Neck 的 Peter Luger 用餐,午後乘著和煦的陽光,有Annya 和 Annya 乾媽相伴一塊兒去 Planting Fields走走。

Peter Luger的牛排實在是太美味了,胃囊已經裝不下他原本計畫的大餐,晚餐就來頓簡單道地的馬來西亞料理。簡單記述,因為多年後一定會忘記。其實,這些地方真的很普通,但是我有一個用心的老公,有一個可愛的女兒陪在身旁,這一天真美好。

美好得教人心醉,玩了一天回到家直往床上倒。 

翌日,家人為我倆慶生,暖烘烘喫潤餅,喫蛋糕,拆禮物,玩刮刮樂,玩小孩, 度了個溫馨的夜晚。

 



2006年11月19日 星期日

馬來西亞行(三)

這次的行程主要在馬來西亞的西南方,以波德申為中心,南下至麻六甲,北上至吉隆坡。

 

現在回想起來,幾個地方記憶猶新,簡單記錄一下。

★麻六甲

1511年,馬六甲被葡萄牙艦隊所侵占,葡萄牙人統治馬六甲長達130年之久,因此現在的馬六甲還可以看到當時葡萄牙的影子。 1641年,荷蘭人擊敗葡萄牙人,攻佔了馬六甲,荷蘭人統治馬六甲150年,在馬六甲市內有座紅色教堂,使用的紅磚塊是當時從荷蘭運來的。教堂頂端有公雞圖案的風向針,據說是為了破解對街華人口中的風水巷,風水巷彎彎曲曲形似蜈蚣,荷蘭人就掛了兩隻雞向著蜈蚣,從此以後風水巷不再是達官貴人雲集之地。

漫遊麻六甲可探尋古堡、紅屋、紅教堂、鐘樓以及鄭和下西洋護送公主陪嫁的遺跡。

★太子城 

吉隆坡近郊的「太子城」標榜無煙無污染,是馬國政府積極建設的環保城市,也是未來馬國的行政中心,目前已有40%的政府機構從吉隆坡遷移至此。馬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財力並不雄厚,前首相馬哈迪以「以物易物」的方式(用吉隆坡的建築物犒賞協助建設的財團機構),不花分毫建造了太子城。太子城占地264平方公里,是全馬第 一個使用再生水系統的城市,建築標的有皇宮、首相府、植物園等。

其中,坐落於錫礦湖上的清真寺,是全馬獨一無二粉紅色的清真寺,遊客可以先換穿當地的沙龍,進入寺內參觀回教徒祈禱儀式。

最方便的,就是套上清真寺準備的衣服入內參觀。只見烈陽下,一群又一群穿著「雨衣」的人在清真寺內遊走。 

★吉隆坡

在吉隆坡混了兩天,逛了雙子星、時代廣場、馬哈迪的舊官邸,到前火車總站改建的餐館用餐。最特別的就是拜訪印度教的勝地黑風洞,登上272層階梯參觀洞內的印度神殿,印度音樂吶吶吶流放著,渾然天成的山洞充滿了莊嚴神聖的氣息。

雙子星的造型很像兩根大玉米,一座韓國建設,另一座日本完工。為何分開做?理由很簡單:日本貨比較精緻,韓國貨比較便宜,兩者兼得只好如此。細眼看,兩座塔的精緻度的確不同。雙子星是馬國的石油大樓,不開放民眾登頂參觀。要參觀也只有兩座樓中間的天橋可以上去,但書是一大早得去排隊領號碼牌,而且每天只開放五十個名額。我覺得這樣很沒意思,就算排到了也只能到中間的天橋,還不如去鄰近的旅遊塔,上頭還有旋轉餐廳呢。

就算到過雙子星,上不去硬生生就是有段距離,沒有親切感。老公還不錯,無聊當有趣,瞧他笑的,可以去拍廣告了呢。 

 

 

 



2006年11月15日 星期三

馬來西亞行(二)

一旦老公開出了有得吃有得住有得玩還可以跟大家混的條件,我就扮演執行者的角色,選一個團。選上燦星,就是看在住在海上屋的份上。事實證明,關於馬來西亞美好浪漫的回憶,都發生在這座海中天度假村(Avillion)。

海中天度假村是馬來西亞六星級的渡假飯店,座落於森美蘭州的波德申(Port Dickson),面對的是遼闊的麻六甲海峽,其高腳水上屋充滿了馬來風情。度假村裡有兩座泳池、網球場、私人海灘以及充滿芬多精的步道。由於它位置偏遠,反而比較能夠享受簡單的馬來鄉間生活,到小超市採買,去飯店對面的「大排檔」(類似台灣的路邊攤)大啖沙爹和雪蛤,夜晚無所事事留在飯店游泳、聽band、聆聽潮起潮落。

 

這才是我要的度假感覺! 

由於是熱帶國家,夜晚蚊蟲特多,導遊總是千交萬代要關好浴室門和陽台落地窗,以免蚊蟲入侵。隔壁的蔡姐因為體質的關係不能吹冷氣,試著將蚊帳拉起,晚上睡得香甜極了,說是前所未有的自然體驗。聽她講得這麼好,隔夜我們也照做,那一夜的夢是迴盪在海上的,輕輕柔柔,不著邊際。 

後面兩天下榻的 沙嘉娜飯店The Saujana Resort(原名凱悅飯店) 佔地廣闊,擁有很棒的高爾夫球場,屬於世界頂級飯店阿曼集團GHM系統(日月潭涵碧樓亦屬此系統),不過再怎麼說,它太靠近吉隆坡了,少了那份純樸感。加上後面幾天的行程不少,走走看看買買,回到飯店早已經累癱了,根本沒機會去享受這規劃良善的飯店。有一晚打扮美美去飯店的bar「欣賞」導遊口中的馬來辣妹,當時正舉辦萬聖節派對,酒吧門口停了許多名貴車種,酒吧裡鬧烘烘播放七0年代的舞曲,台上的表演者裝魔作鬼唱著舞著,舞池只有小貓兩三隻,其他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到了夜晚暫且將回教規矩放一旁的城市男女。

我迷眼望著,突然有點小感傷,年少的瘋狂已不屬於我。不過在這裡,我也火熱不起來,音樂實在太老舊,而那些施出渾身解數的馬來妹還是沒有台北妹妹辣! 



2006年11月13日 星期一

馬來西亞行(一)

老公和我的個性大不同,對於「玩樂」的意見也相左,他喜歡跟團,我喜歡自由行。這回他請假半個月回台灣度假,我自然體貼地配合他。他想再去一趟巴里島,我不反對,可心中早有副案。

「我研究過了,參加燦星的自由行很不錯,他們在巴里島有自己的巴士,每天定時到各大飯店接送前往各著名景點,搭車免費呢。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睡到自然醒,要按摩就按摩,愛逛市集多久都可以。」我提議。

老公嘆了口氣,反問我:「那我們午餐晚餐要吃什麼?如果我們沒東西吃呢?Undecided如果路邊隨便亂吃吃壞肚子呢?我們語言通嗎?如果我們被搶呢?如果我們遇見恐怖份子呢?」

「唉呀,安啦,巴里島是著名的觀光地,用英語溝通沒有問題, 再說恐怖份子幹嘛找上我們?」老公還是不安地搖頭,而我也懶得做無謂的掙扎。看看台灣各大旅行社的巴里島行程,免不了要去海神廟,要去泛舟,我就興致缺缺。

「好吧!跟團就跟團,我們去馬來西亞吧!?」我隨便拋了一個沒有去過的國家,他爽快答應。就這樣,開啟了每天吃吃買買,買買吃吃的馬來西亞行。這是我們有了孩子後第一次兩人出遊,吃得好住得好,老公出手也闊綽。也許是幸運,我們的導遊閒不住,整天在遊覽車上講個不停,讓我們對馬來西亞的種族、語言、文化有概括的瞭解。不過,五天講下來,沒什麼可講只好講笑話,聽得我耳朵都痛了。

整個團三十八人,你等我,我等你總是耗時,我試著保持好臉色,老公倒是等得愉快。

「如果是自由行,我們一樣得花時間找餐廳、搭車、找地圖…。我們在這裡無所事事地等不是很好嗎?」我知道他崇尚懶人玩法,只是淡淡回了句:「你高興就好。」 (上圖:校外教學的馬來小姑娘,看制服就知道讀的是回教學校。)



2006年11月7日 星期二

回來了

我回來了,從一個完全放空的空間回來了。這一個半月來停止寫作,也停止落腳在部落格,只是一昧隨心所欲地過生活。

朋友問我為何不造訪宜蘭、花東,那是很理想的度假地。我慵懶說:我只想回台北換個空間過生活。三年不見的台北變化很多,多了個101,多了個摩天輪,我過去常跑的市政府也添了座假山假水的市府公園。 

用一個暌違已久的城市去檢視自己的不同是件有趣的事,過往的自己喜歡和朋友在城市裡混上一整天,撿拾城市的色彩,現在則是推著孩子細數暗罵城市裡的障礙空間,百貨公司裡所謂的優良廁所沒有changing table,人行道有太多不必要的階梯,台北市標榜的無障礙空間的確有待商榷。(相較之下,香港的障礙空間更多,難怪路上幾乎見不到小嬰孩。)

這段逍遙的時光多陪在家人的身旁,我惦念的老奶奶消瘦成一副輕骨,有我這個大寶貝,加上 Annya 這個小小寶貝,她笑得開懷。這一個半月的日子過得飛快,想見的朋友其實很多,無法兌現是遺憾,但是我知道離下次回去的時間已不遠矣,留些盼望總是好的。

真的想多記下些什麼,可惜筆拙,文字無法適切表述內心的感受。我只能,慢慢沉澱這段日子所思所想,化作未來的一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