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4月25日 星期三

【友情廣告】Passport to Taiwan

一年一度的Passport to Taiwan活動將於五月二十日於曼哈頓Union Square展開。今年九天民俗技藝團將遠渡重洋來紐約表演,現場還有許多餘興節目、文化展覽、社團介紹,以及不可或缺的台灣特色小吃。整個活動從正午持續到傍晚,熱熱鬧鬧,可說是台灣人的同樂會。

Passport to Taiwan能在過去五年舉辦「台美傳統週」(Taiwanese American Heritage Week),是美國國會送給台美人的禮物,也是肯定。小魚最近開始參與了客家文化展的規劃,才深入瞭解Passport to Taiwan的活動全靠義工們鼎力相助才得以完成,以一個經費有限,沒有全職人員的組織運作來說,已經算非常不錯了。

歡迎住在紐約的朋友攜家帶眷,也歡迎大家好康相報,讓各族裔的朋友能有機會瞭解台灣,咱們520見。

May 20th, 2007 Sunday 12-5 @ Union Square Park North (17th Street & Park Ave)



2007年4月22日 星期日

電動娃娃

週日晴,約公婆一塊兒去紐澤西的小溪公園(Branch Brook Park)看櫻花。櫻花正盛開,花團錦簇,華美燦爛,公公拍照拍得不亦樂乎。我帶著小Annya挑了個好位置坐下來看表演,在等待Kobu的時刻,Annya聽著音樂,打起肚皮,搖起頭來,成了個不折不扣的電動娃娃(影音檔)。這孩子的性情,實在是和我太像了。

ps.關於小溪公園與櫻花的種類,我去年在世界週刊寫了一篇詳盡的文章。 



2007年4月19日 星期四

玫瑰疹

上週五半夜 Annya開始發燒,溫度在101-103F間遊走,睡不穩,伴隨著咿咿啊啊的哭鬧。給她退燒藥,靜觀其變,直到週一晨間溫度上升到104.4F,淅瀝嘩啦吐了我一身,我馬上跳起來穿換衣服送她去醫院。

上午八點半去急診室,等了近一小時才見到小兒科醫生。檢查了喉嚨、耳朵都正常,送她照X-ray、驗尿的結果也沒問題,兩個醫師持續討論發燒的原因。一直耗到正午,醫師還是摸不出頭緒,只說無大礙,給她服了退燒藥,讓我們回家。 

翌日,孩子不再間間斷斷地發燒,背後也長了許多淡紅的小斑點,這才證實了她染到玫瑰疹(註1)。昨日,後頸也有了斑點,我知道這兩天斑點發出、消退,她就恢復了,大大鬆了口氣。 

覺得撫育孩子就是這樣,一波平了一波又起,快樂、操勞各樣味道全摻在一起。玫瑰疹有兩個星期的潛伏期,這下我終於明白一向一覺到天明的 Annya為何兩個星期以來總會因為不適半夜醒來。而我也足足半個月沒有好好睡上一覺,身體有了警訊(註2)。 

 

(註1)玫瑰疹其實並不可怕,發燒較讓人緊張。玫瑰疹的全程:2週潛伏期--發燒3-5天--燒退疹出2-3天痊癒。關於玫瑰疹,可參考老醫之家玫瑰疹 易被誤認為感冒的玫瑰疹 

(註2)過了三十歲以後,只要過度憤怒傷心、過度勞累,我的免疫系統就會出問題,首先一定是喉嚨疼痛、發炎,之後就很難說。這兩天老公叮嚀我服One A Day的綜合維他命,我忘了服用就被唸。真是的,罐子上分明寫著"bone strength" and "breast health",我需要的應該是徹底的休息而不是維他命啦。



2007年4月11日 星期三

Tsotsi

這一個月重拾了看DVD的習慣,儘管數量大不如前,可每隔兩三天能在入睡前看部電影真是件享受的事。尤其是看完一部好電影那種大有斬獲,暢快淋漓之感,讓人直呼過癮。

獲本屆奧斯卡外語片的《Tsotsi》是我近來接觸最發人深省的片子。《Tsotsi》是部南非片,Tsotsi一詞是南非街頭俚語,意指罪犯、暴徒或幫派成員。片中的主角Tsotsi自小流落荒地,他從不告訴別人名字,他想徹底忘了自己的過去,只要有槍,有同伴,使用暴力,他就能生存下去。在一次的搶劫中,他開槍射傷了婦人的腿並將車開走,後來才發現車上有個小嬰兒。

小嬰兒圓溜溜的眼直瞅著Tsotsi,燃起Tsotsi的憐憫之心,將嬰兒帶回去照顧。不知不覺中,照護小嬰兒的日子改變了他,幼時的情景一幕幕浮現:母親慈愛的臉,父親踢瘸了他的狗,他在黑夜裡無助地奔跑…。

Tsotsi關心起車站瘸腳的老人(他想起小時候那隻瘸腳的狗),在威脅一位年輕婦女餵奶給小嬰兒的同時也開始關心起她的生計。惡與善的一線之隔在這部電影裡忽隱忽現,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犯罪的人也會有向善的一面。人性既不是本善亦非本惡,而是「向善」的,只要給他機會,善心就會顯現出來。

這部電影以平實的手法展現出家庭教育的重要,心靈受傷的孩子倘若不能走出陰影,社會將為他們的未來付出慘痛的代價。



2007年4月7日 星期六

紐約小費

相信來到紐約的人都會對紐約的小費印象深刻。早上看到一篇不錯的文章〈華人給小費〉,提到紐約小費該給多少,為何要給小費?給小費的標準是什麼?在這裡與各位分享。

個人認為,給小費不應該是「從眾行為」,每個人應該有自己的一套標準。有的人遇到服務態度不佳的還是會付基本的15%,有的人是一毛都不給。(註一)

我給小費的標準通常是15%-30%,沒有不給的狀況(再怎麼說,許多人是靠小費養家餬口的),通常依服務的性質與態度而定。例如上餐館,我會給15%-30%,洗髮剪髮燙髮細心巧手的我會給到50%,發牌桌上無論輸贏會給發牌員$5-$20的小費。(註二)



小費給到消費額的15%是常規,最簡單的算法是「稅乘以二」。 假設上餐館吃了$160,稅$14,那麼小費給$28很合理(這樣有超過15%)。當然,如果賓主盡歡,你要給多以示謝意也行。

Anyway,有點錢可以消費享受時,對於小費的計算就無須錙銖計較了。

 

(註一)有個朋友因為不滿某餐館的服務態度,小費給不到15%,被餐館經理追出來「要錢」,雙方理論了一會兒,最後朋友怕當街丟臉還是掏錢給了..這樣的例子真是誇張!

(註二)當然贏錢「奇蒙子」(台語)好會給比較多。


2007年4月5日 星期四

Easter Party

週日弟妹辦了場Easter Party,我們小小的屋子擠了八個小朋友和家長群,十分熱鬧。弟妹用心準備了egg hunt,egg dyeing,art and craft等活動,讓大朋友和小朋友都能參與。Party favor非常可愛,是一顆超大的蛋,裡面裝了個兔布袋,布袋裡又有幾顆小蛋,玩具和糖果就在小蛋裡。

婆婆問兔子和蛋跟復活節有什麼關係?這問題問得好,我前年寫了一篇〈復活節的兔子、彩蛋與水仙〉有提到。順帶一提,住紐約市的朋友本週末想帶孩子參與復活節活動的話,可參考紐約公園的網站。 

Annya不會走不會爬,不過她有拾彩蛋的熱情喔,瞧她出手,可是高難度的瑜珈動作。 

 



雖然手裡握了兩顆蛋,眼睛已經瞄向前方目標物。

 

爸爸的相機、爺爺的攝影機,你們在拍我嗎?(媽媽在旁邊拎袋子侍候中...)

 

Wow..裝滿了!

 

每顆蛋裡面都有小玩具,那一天Annya整天把玩著蛋,耳濡目染,晚上九點居然說出"Egg",說得非常標準。有一個善於策劃party的嬸嬸真好,總有充滿驚奇的新玩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