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20日 星期日

加勒比海的豔陽(四)

我是從影集Friends知道Barbados這個地方的。身為Friends的忠實影迷,一直想著有機會去Barbados,因此在決定南加勒比海的行程時,Barbados是必選之地。

這麼一個戲水勝地,有太多新奇的玩意了,就像幫忙我抬推車的一群人告訴我,他們早上跟大海龜游泳去,聽得我好生羨慕。孩子太小,我們無法去看海龜只好去看Green Monkey了。原本以為會見識到綠色的猴子也算一絕,沒想到,猴子不是綠色的,只是在陽光照耀下看起來「像是」綠色的,呃。

巴士沿著海岸線行駛,讓我們下車看看一座望夫石,形狀真的很像一個挽起髮髻的女人輪廓。年紀漸長,對過於悲情的傳說已不感興趣,我只想把握海天湛藍的時刻,留住女兒嬌小可愛的身影。 

我後來才發現,綠猴子原來只是野生動物園區內的一景。在園區內,陸龜隨地亂走,行人得小心腳步,孔雀、猴子、陸龜聚在一塊兒吃飼料,就連鱷魚也沒有特別的柵欄,工作人員隨伺在側注意旅客安全就是了。園內的磚地非常特別,上面鑄有成百的磚場名。

Barbados的蘭姆酒很有名,小小個島國就有上千家的酒坊。園區招待我們喝杯冰涼的Rum,大夥一飲而盡準時上巴士。一路上,前後左右的人都在逗Annya,我也在談笑中收攬Barbados的風光,沿海有許多著名好萊塢影星的別墅,貴氣是有的。就在我們抵達碼頭下車之際,我的眼前突然一片空白,無法站穩住腳,一股腦兒倒在Mark肩上,隨行的團員見狀直問Are you all right? 連忙幫Mark拿推車,Mark一手抱著Annya一手扶著我緩緩走向接駁巴士。

我醉了,被那杯Rum擊倒了。外頭正熱,我的額頭猛冒汗,眼睛不敢張開,一睜眼只見白茫茫的光影什麼都看不到,難道我也中暑了嗎?意志力告訴我不能倒下,再走幾步,再幾步上了巴士就能回到船上了。我吃力地走,死命地撐,顛顛晃晃像個爛醉的女人,我心裡不斷唸著絕對不能軟弱絕對不能倒下絕對不能連累丈夫和孩子。 終於,我上了巴士回到了船上,撐到房間往床上一倒,就睡了。

我承認我的酒量不好,所以我出門在外只沾一點酒,喝一杯兩杯臉紅心跳想睡覺如此而已,從不逾越放肆。這回,Barbados的Rum嚇住我了,就這麼一杯,後勁強得讓我無法招架,透透徹撤被擊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