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15日 星期六

Baby don't cry..

Annya去學校兩週了,剛開始一兩次她很喜歡學校,之後她不願意進教室,可能是知道媽媽會走掉留她一人面對大家,她開始哭泣,嚎啕大哭的那種。即使我有千百個不忍心,還是得頭也不回走出教室,畢竟,老師希望我配合讓她習慣環境且不依賴母親。

我有一次在走廊聽她在教室整整哭了十分鐘,心裡十分難受,斜對面教室的一位老師安慰我不要擔心,小孩子多少會有與母親別離的憂慮(separation anxiety),也就只有這一段過渡期。「我六歲的兒子現在才不要我陪他上校車呢!」她說。

在餐廳我又與學校的幾位老師聊聊,她們都說這樣的crying issue很正常,不要擔心妳的孩子會認為妳不愛她

是啊,等她上完課坐ㄅㄨㄅㄨ車出來見到我展露出燦爛如花的笑容,那副自信又快樂的模樣,我知道我想太多了。家裡的老師Marina笑我,妳真是可愛,問過每個人確認才安心。

我告訴她,不是我不let her go. 否則我不會送她上學去,我只是要我的女兒快快樂樂地上學,別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週五,她見我準備離開教室依然過來抱住我的腿,可是不哭了,My good girl! 見她搖搖擺擺晃去找玩具的背影,我可以無罣礙到學校餐廳喝熱可可去了。



2008年3月9日 星期日

笑話一則

相信我,我從來沒想過會嫁給一個只會半首詩的男人,而且是不大正確的半首詩。

一晚,結束DVD"Away From Her" 準備入睡,感於電影裡丈夫唸書給妻子聽的深情,我對亟欲將我摟進懷裡的丈夫玩笑說:「唸首詩才能抱我!」

丈夫想了想,說我給他出難題,他只會一首詩啦。

「那就唸那一首詩吧!」我鼓勵他。

「床頭明月光,一片地上霜…,舉頭…嗯…便當…」他緩緩唸出。

@#$X 我淺笑,對一個不讀中文的人這樣算普通糟,還沒到面目全非的地步。

「整首詩怎麼唸啊?」 他反問我。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我另外解釋什麼叫「疑是」。

「有兩個『明月』喔,失望。」他說。

「許多詩用重複字加深意境啦,還有他不是『詩王』,是『詩仙』啦!真受不了你,什麼詩王,我還Lion King 咧!」我忍不住說。

丈夫楞頭楞腦望著我,接著噗哧笑了出來。 「什麼詩王?我說我很失望啦!哈哈…虧妳想得出來,什麼 lion king…哈哈哈。」

就這樣,兩個人在床上笑到不行,笑著睡著。 

 



2008年3月5日 星期三

小娃兒上學去

上週三Annya開始上學了。

早在兩個月前我們參觀學校的時候,我就知道 She is ready for school! 當時我們去參觀三歲的班級,她挨近老師身旁坐下聽老師唸故事書,又和小朋友玩了起來,學校的director說Annya真棒,兩歲班級只剩下一個名額只要我們願意就絕對留給她。

為了上學,平時太陽曬屁股才起床的小朋友得早起了。學校位於長島的Plainview,校車7:35am準時在門口接她,我呢,也陪著去。

班級老師叫Patti,她說第一天我可以待在教室,以後就不行了。我把握住這參觀教學的機會,陪孩子們進出鋼琴教室和電腦教室,換教室的空檔Annya拒絕牽我的手,彷彿讓我明白在學校的她已經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班上八個孩子,有四位老師細心照顧,有個孩子在lunch time眼睛沾到果醬,老師乍看以為眼睛受傷馬上緊急檢查;兩個半小時的課每個孩子都換了尿片,小屁屁乾乾爽爽;有兩個孩子鬧情緒哭鬧咬東西抓老師頭髮,她們仍舊耐著性子釐清孩子的需要安撫孩子。她們的專業和耐心讓我十分放心。

Annya的家庭老師們都很關心她上學適應與否,我的回答都是She loves school. 真的好愛學校,一進教室就找玩具,和小朋友玩,什麼黏媽媽依依不捨的情節完全沒有上演。Marina說這一定與我們常常帶她出去玩有關,她非常能適應新環境。加上她很小就開始接受早療教育,她知道老師是來幫她的,她把老師當朋友很快產生互動。

總之,目前為止一切都好,往返皇后區的校車也只接送三四個孩子,單程三、四十分鐘的車程並不算太長,小Annya總能利用車上時間呼呼大睡,回家又開始活蹦亂跳。見她學校家裡玩得這麼投入,我也覺得開心,嗯,我的小Annya長大了,懂得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