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0日 星期三

新家‧新人

四月七日交屋,四月二十日搬家。兩週內我忙著拆壁紙、貼壁紙、油漆、清潔、打包裝箱、選購地毯和家具,為了在最短的時間搞定一切,弄得我精疲力竭。有一晚,M和朋友小聚,我獨自在新家整理到凌晨,當下有種孤單想哭的感覺,心念一轉告訴自己,搬家不就是我要的嗎?既然是自己選的,就該歡喜受。

我回到舊家,M剛玩回來,我沒有力氣去和他計較什麼。倒是他惡人先告狀,質問我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做什麼?我只是幽幽說:「只有你一個人不急。」 

事實是,不趕緊搬我們得負擔兩個家的費用。事實是,公婆已經迫不急待要整修舊家將它出租,每天問我搬家的進度。事實是,我們都不想和錢過不去。 

於是,我的纖纖玉手破了皮,流了血,也長了繭。地毯公司的老闆知道我在新家貼壁紙趕工,連派丈量地毯的工都省了,在電話那頭問我客廳幾呎房間幾呎,他說:「你連壁紙都會貼,丈量算是小CASE。」甚至還認真問我:「以後有人需要貼壁紙可以找妳嗎?」 

開玩笑,貼自己的窩可以義無反顧,貼人家的窩就是賺血汗錢。 

住進新家以後有種重獲自由的感覺。沒人管妳在做什麼忙什麼,沒人防不設防佔用妳的時間。有一天實在太累午覺睡了一小時,醒來後居然沒有guilty的感覺,這才覺悟到我的精神已經被公婆家禁錮了四年。究竟誰可以還我這四年?MI don’t think so.

只有我自己可以對自己好一點。搬家就是一個新的開始,我,也成了一個新的人。那個不喜束縛愛自由的小魚又回來了,盡情揮灑自己的牆,自由行使自己的生活空間。

Marina告訴我,她感覺Annya在新家好快樂,好comfortable,有那種「這是我家」的歸屬感和自信。
 

PS. 新家仍在整理中,相機尚未開箱,過些日子再貼幾張漂亮照片吧。另外,我一定會請好友來坐坐的啦。



2008年4月4日 星期五

甲乙丙丁

甲.
標題都不知怎麼下了。從三月中到三月底,我整整病了兩星期,什麼事都不想做,日子在咳嗽暈眩和勉強起身照料孩子中度過,一個字都沒寫,也沒BLOGGING。這回病毒殺得我身心俱瘁,心生來日不多之感。我的身體算強壯,公公婆婆被病毒折騰了超過兩個月,時好時壞,靠藥物壓制。

臥病在床的日子,我反省過去的一年,自己是否朝目標前進,若走偏了,離遠了,要趕緊修正回來。



乙.
我痊癒了,換Annya病了,高燒總在101至104之間,除了給退燒藥,就是一直冷敷。燒了二天開始嘔吐,帶她去看醫生,檢查出耳鼻喉全部發炎,得吃消炎藥。

一向愛喫的Annya,喝了一天電解水和稀飯水,見到電解水就哇哇哭了起來。第二天,我開始給她"BART",她露出一副欲哭無淚的表情勉強接受,總比什麼都沒得吃來得好。不到半天,她見到稀飯香蕉泥就哭,抵死不吃,我只好下麵。

麵煮多久她就哭多久,待麵端到她面前時就破涕為笑,邊吃邊笑,眼淚鼻涕同時掛在臉上。這才發現,我女兒簡直可以去演戲了。

就這樣燒了五天,今日終於退燒,算是非常棒的兒童節禮物(四月四日兒童節沒被改掉吧?)。

丙.
奶奶上週因急性氣喘住進了醫院,我在電話那頭聽她話說得顛三倒四語無倫次,甚至記不起我來。醫生說有可能是注射藥劑過重導致她產生幻覺,再觀察幾天。話雖如此,我依舊止不住狂奔的淚,手緊緊壓住胸口,心實在太痛,太痛了,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錐心之痛。

痛的不是奶奶的氣喘,而是她變了一個人。我看過許多以帕金森氏症為題材的電影,看的當下總覺得悲傷,感傷那生命無法承受之重,可電影畢竟是電影,痛的人不是我也不是你。

直到我意識到親愛的奶奶要消失了,我開始後悔過去對她的付出太少,我流著懺悔的淚,求上帝寬恕。那一夜,我叨叨唸著不會有事的,試圖用「念力」把奶奶找回來(上個月的胃癌細胞不就是靠secret念力消滅的嗎?),另一面的我已被擊潰,哭腫了眼昏昏沉沉睡著。

一週後,奶奶出院,氣喘算是控制住了,身子十分虛弱。我打電話回去,她撐著身子和我講幾句話,喚我「大寶貝」,要我別擔心,沒事了,一切都很好。我的淚還是不爭氣掉了下來,笑著流淚,感謝上帝,我的奶奶還在。 

丁.
三天後交屋,我們的新家不大,可五臟俱全,有儲藏室,地理位置也好。 我向來喜歡家居布置,這回可大展拳腳計畫以最小的預算和最快的速度裝潢和搬家。

等新家搬好了,我一定分段宴請親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