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8日 星期六

Home Design Show

下午前往Pier 94參觀Architectural Digest Magazine主辦的 Home Design Show。如果想裝潢房子或添購設計家具,絕對可以藉此展找到喜歡的廠家或設計品。

而我,純粹只是喜歡室內設計,去那兒探新奇罷了。三個小時內聽了綠色生活的演講,兩位名室內設計師的新作品發表,也與幾位展覽商交談。

室內佈置和藝術脫離不了關係,我發現展覽廠商有一大半是大大小小的Studio,他們或推畫作、攝影、玻璃藝術,或推雕塑,其中最讓我動心的是這幅紙雕。

 

沒錯,乍看作品頗有Jackson Pollock的味道,然而它不是畫作,它是用日本楮紙(Washi paper)雕刻出來的。 照片中paper art 是這位黑衣年輕人的作品,他在紐約的日本紙藝設計公司Precious Pieces工讀,公司提供客製化的服務,作品會在日本的工作室完工。和他聊過之後,心生一念,何不向他們公司購紙做一幅獨一無二的作品掛在家裡客廳呢?

 



放眼所見,多是Modern Style或稱 New Traditional 的設計。有趣的作品多有post card可拿,我只拍了幾張相片。


你或許會喜歡這樣的工作室。如果這是研究室或辦公室,應該不會有人打瞌睡吧。


 


另外,這臥房的實景漂亮多了。 三面全是畫作,我稱它「女王的房間」。


 


以壓克力製作的牆面和地板,除了簡潔美觀,也能完整傳達工作室或店面的形象和概念。其實,家裡也能這樣設計呦。


 


2009年3月18日 星期三

Zing Zang Zoom

晚上帶Annya前往長島的 Nassau Coliseum 觀賞老字號的Ringling Brothers馬戲團演出 "Zing Zang Zoom"。這回在Nassau Coliseum的秀特別教人期待的是表演前一小時可以近距離看大象,看特技人員練習並與他們合照。

可惜,Annya一向害怕非常熱鬧的場合,見大夥兒熱絡地試穿戲服拍照,她只是嚎啕大哭死命抓著我不放,硬要我抱著她。我無奈地帶她回座位坐好,等著表演開始,一邊用餅乾安撫她。

表演一開始,尖叫聲掌聲不斷,對這兩種聲音極度敏感的Annya照理來說會哭得涕泗縱橫聲嘶力竭,但是她沒有,正啃著餅乾的她忘卻了滿場震耳欲聾的聲響,兩眼直盯舞台,嘴裡嚼著喜歡的餅乾,看起來一副滿足的樣子。

下半場的演出,餅乾已耗盡,她只是靜靜地看著表演,掌聲和呼叫聲再也勾不起她想哭的情緒。我突然覺得,這一次的馬戲團之行雖然辛苦卻已值得。

我一直在找尋方法消解Annya對掌聲、歡呼聲、人多的環境的恐懼。她從小就被我到處帶著跑,理應不怕熱鬧才是。偏偏每回學校派對,她是那個全場唯一會哭的孩子。問了幾個老師,答案全是她只是比較敏感罷了,別擔心。問了行為學教授,答案是可以從small group開始。問題是,小團體是該多小呢?教會和健身房的child care 十來人她不怕,參加生日派對她也不怕,頂多在唱生日快樂歌鼓掌時破功罷了。眾人同歡她獨哭,換來大家憐惜的目光。

無論她哭得如何慘烈,如何令我難堪,我還是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試,試著帶她融入人群,希望有一天她能夠克服障礙。



2009年3月13日 星期五

【2009 Taiwan】過新年

五年沒在台灣過新年了。在紐約,依舊有農曆年可過,味道淡了許多,總是在公婆家聚餐,喫完了便個個盯著電視(對於不喜歡看電視的我來說十分無聊),要不就是到中國城春節遊行,如此而已。

所以訂機票的時候,一心只想回去過年,和久違的家人聚一聚。沒想到,十二月中爺爺去世,十二月底奶奶住進醫院,全家籠罩在一片低氣壓,根本無心過年。

可小小孩哪懂大人複雜的心思,過年照樣吃吃玩玩領紅包,這回 Annya 的紅包領了17包!包數創紀錄。別說她,就連我也拿到外公和母親給的紅包。當時我以年紀太大堅持不收,(將近20年沒收過紅包了,這次是怎麼了?)可母親說話了:「能領到長輩的紅包是妳的福氣,表示他們活得健康活到老。」這才乖乖收下。

除夕當晚,在伯父家喫飯,隨後又到外公家聚聚。大年初一,我決定在母親家小住數天,這幾天我們去中壢SOGO、林口竹林山寺,母親唯恐我們回台哪兒都不去,甚至安排我們參加了一個兩天的台南嘉義巴士團。

本人向來對上車睡覺下車尿尿的巴士團很感冒,可難得與母親一齊出遊,同行的喜悅之情早已壓蓋諸多不足。當眾人循著導遊的腳步去看草山月世界的一隅,我則停下腳步陪著 Annya 玩土撿化石,那是她那兩天來最享受的時光。



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光陰的故事

一年只看一部連續劇的我一口氣將電視劇《光陰的故事》解決了,五十四集的連續劇在十天內看完,很拼。曾經最拼的紀錄應該是國中的暑假陪阿嬤看港劇《滿清十三皇朝》,當時看錄影帶,痴痴地從頭看到尾,花了不少時間。如今長大了,有Youtube可以看,不感興趣的片段便跳過,故事看得有效率多了。

《光陰的故事》吸引我的地方是它前面幾集故事的鋪陳和四0年代五0年代的眷村背景,孫家人的正直憨厚,還有孫一美的可愛。劇情的脈絡試圖讓觀眾一再為陶復邦和汪茜茜無疾而終的愛情感到惋惜,我的目光卻始終放在孫一美和許毅源這段平實的用時間釀出來的幸福。

我喜歡孫一美和孫媽的角色,傻傻的,直爽的,集結喜劇元素於一身。之於我,人至中年看戲就是要看喜劇,笑一笑調劑調劑。恐怖的,緊張的,悲傷的,都太沈重了,對身心健康沒什麼幫助。

嗑完全劇,老公開始學習許毅源的溫柔和深情,問他何故,答道:「因為妳是我海灘閃亮的沙。」一把將我攬住,又說:「妳是我的一美。傻傻的。」我沒好氣地說了:「拜託,我一點都不像孫一美。」

「感覺嘛!」他笑嘻嘻地,像個頑皮的孩子。想到什麼似地,問我他像劇中哪一個角色?我想了又想,他根本插不進整齣戲,要勉強說,馮拍雄吧。

「為什麼我是馮拍雄??!!」留下他一臉錯愕。

「我媽說做人笨一點會比較幸福。」我答,其實我媽的原句是勸我女人笨一點會比較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