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30日 星期五

Hatsuhana 初花

晚上邀請 Stan 夫婦去 Midtown 的日本料理名店 Hatsuhana 慶生。

Hatsuhana 在紐約已經有三十多年的歷史,做的是傳統的日式料理。位於Madison和第五大道間,不以炫亮高貴的裝潢取勝,採用的是樸素的木質元素勾勒出濃濃的禪味。眾多老饕對它的評價是魚肉鮮美入口即化服務一流但裝潢普通。我倒認為裝潢簡單卻不普通,光是上二樓用餐樓梯間那一大盆花藝就靜美得教人發出讚嘆。

一盆花即成藝術,「用心」比標榜酷炫高檔一昧採用金屬或水晶要高明多了。

店內的服務人員多為日本人,英文流利,提供的是「白手套」的服務,不斷地為客人更換餐盤、擦拭桌面,就連客人斟醬油不小心落了一滴醬油在桌面,服務生見到了會馬上來擦乾淨。雖然是木製不名貴的一張桌子,他們也用心對待,將整張桌子擦得乾乾淨淨,讓客人享受清爽的用餐環境。 光是這樣的認真態度,我就會給 Hatsuhana 五顆星。

他們的前菜多樣,我點了Anago Tempura (整條eel炸酥,列入我的必點)和 Agedashi Tofu (精緻的炸豆腐),主餐部份我點的是 Sushi Dinner,老公點的 Sushi Special 份量較多吃得很過癮,Stan夫婦點選喜歡的 roll 和 sashimi。當我吃進第一口eel with avocado roll,果真的是入口即化,才剛放進嘴巴魚肉就消失了。品嚐過完美的前菜,一份 Sushi Dinner 的份量對我而言真的是太多了(每次都是這樣,眼大肚子小)。

Sushi 和 Sashimi 新鮮肥美之外,他們還現磨香味的山葵泥,現磨的山葵泥吃起來非常爽口,異於一般市面上嗆死人不償命的刺鼻。

餐後甜點我選擇綠茶冰淇淋,不甜膩,也沒有綠茶的苦澀,完全就是剛剛好的對味。Stan夫婦對 Hatsuhana 讚不絕口,直說怎麼會找到這麼棒的餐廳,這一頓飯是為了慶祝Stan的生日,我們摯愛的朋友邁入37歲,很多年了,他一直在我們的生命中。

Hatsuhana 地址: 17 E 48th St
(between 5th Ave & Madison Ave)
New York, NY 10017,需預約。


2010年4月29日 星期四

Rice to Riches米布丁

什麼樣的甜點會讓人專程跑去吃?位於 Little Italy 的米布丁店 Rice to Riches 即是,它是紐約唯一一家米布丁專門店,並號稱是全世界第一家米布丁專賣店。生意火紅到原本住在布碌崙的老闆現在入住中城的川普大樓。


Rice to Riches 的魅力在哪裡呢?
首先,他們標榜的是專賣成人的新潮米布丁。標榜新潮,該店的裝潢自然得時尚新穎。白色為基調的現代感、明亮的燈光加上以「米」為主角的大膽設計,光是純吃「氣氛」都值得。

座位大抵只能容納三對情侶,所以大部分的人選擇外帶。二十幾種琳瑯滿目的米布丁任君挑選,不知選什麼口味好?沒關係,店員會耐心地遞給你一瓢接一瓢任你試吃。

米布丁香甜濃郁,我個人喜好他們的椰子口味和chocolate chip,這兩款不會太甜膩,我可以吃掉兩人份。

外帶回去的米布丁可以冷食,也可以熱嚐,酷的是外帶專用的盒子和湯匙也是設計品。右邊照片裡親切女店員的旁邊就是一疊疊的外帶盒,漂亮吧?

Rice to Riches 的價位中等。一人份(solo)是US$6.75,可以混合兩種口味,兩人份(epic)是US$8.50;五人份(sumo)是US$22.50,10人份US$40,另有多種topping可供選擇,每種topping加US$1。
我喜歡在吃不下正餐卻又嘴饞的時候來上這麼一碗米布丁。不是因為這家店出現在電影Hitch裡,也不是因為它出現在Sex and the city,純粹就是,每一粒米香滑甜蜜在在令人感到飽足和幸福。

Rice to Riches 地址:37 Spring St (between Mott St & Mulberry St) New York,NY10012
Mon-Thu, Sun 11 a.m. - 11 p.m.
Fri-Sat 11 a.m. - 1 a.m.


2010年4月28日 星期三

I do!遊輪婚禮超浪漫

這篇是應世界日報生活版主編邀約而寫的文章,刊於2010.4.25,報紙上放的是小魚和老公非常夏威夷的相片,Aloha!
***********

美國女孩打小就愛策畫「夢幻婚禮」,籌備婚禮變數太多,且難以保證拿到喜歡的場地。很多新人被迫在婚期半年或一年前事先預約,以紐約的婚宴市場而言,一場婚禮花費三、四萬元屬稀鬆平常。

2003年我選擇在夏威夷的遊輪舉行簡單迷你的結婚典禮,接著在夏威夷著名的歐胡島(Oahu)、茂宜島(Maui)、可愛島(Kauai)玩了十天後才返回紐約舉辦宴席。結婚兼旅遊,十分浪漫寫意。

丈夫先打電話給挪威遊輪(Norwegian)詢問婚禮的套裝內容和出發日期,接下來與公婆小姑等人確認能夠成行時間,就這樣簡單俐落決定了兩個月後的結婚 之旅。遊輪的婚禮套裝行程有新娘秘書包攬一切,基本上費用包括了遊輪上結婚典禮的場地、證婚人、新娘秘書(Wedding Planer)、結婚蛋糕、新娘捧花、攝影師、香檳點心,以及新人與賓客優先登船的特別待遇,十人以內觀禮的小型結婚典禮,費用僅1000美元。當然,夏 威夷遊輪七天行的旅費需另外支付,我們訂了一間有陽台的艙房,倆人共2600元,親友訂的是無窗的艙房,價格約半價。

我們無需掛心結婚典禮的事情,直到登遊輪的前三天,我倆飛到夏威夷歐胡島,準備翌日去歐胡島的Department of Health登記結婚。結婚當天早晨,陽光和煦,樹影婆娑,微風陣陣吹得人心情飛揚,我們乘著加長禮車抵達遊輪碼頭,新娘秘書已在那裡等候。

就 在我們準備登船的時候,海關搖頭說:「這艘船將行經公海,妳持有的結婚簽證(Fiance Visa)若登船就不能返回美國。」什麼公海?丈夫和我楞住了。「是的,前幾個停泊的島不會經過公海,但是芬妮島(Fanning Island)不屬於美國,屬於基里巴斯(Kiribati)。」海關解釋。

新娘秘書向海關求情,讓我們登船完成儀式,前提 是一小時內必須下船。結果,我見到丈夫為我們預訂的結婚艙房,桌上有兩瓶香檳。我們在一小時內化妝、穿禮服、走紅毯、進行結婚儀式、切蛋糕、攝影…。雖然 最終仍被趕下船,預訂艙房2600元也拿不回來。然而,在眾親人面前說「I do」的時候,我依舊因充滿了喜悅而顫抖。

離開 遊輪後,我們下榻五星級的王子飯店,眺望漸行漸遠的遊輪,親人們都在船上。隔天一大早,夫妻倆到旅行社訂購茂宜島(Maui)、可愛島(Kauai)的機 票、租車及住宿,以開車環島的方式玩遍那幾座島,並算準遊輪停靠的時間到碼頭會見親人。雖然無法在船上與他們同樂,大夥兒還是在陸地相遇,一齊行動。

這幾年我們三度搭乘Holland America的遊輪前往加勒比海,早已彌補了遺憾。遊輪上餐餐豐盛,夜夜有秀可看,海上航行的時間可以選擇游泳、做日光浴或SPA,偶爾上烹飪課,聽鋼琴演奏,上舞池跳舞,或者到畫廊競標畫作也很好玩。

遊 輪婚禮主要分為三類,一是登船結婚,只是借用遊輪場地舉辦結婚典禮,以及招待賓客享用茶酒,婚禮結束後新人與賓客需下船;第二類也是登船結婚,再加上數日 的航行,也就是我和丈夫當初選擇的那種,婚禮結束後不久,遊輪就準備出航;第三種是在陸地上結婚,價位較高,賓客也要夠多(至少十人以上),例如 Holland America的私有小島Half Moon Cay,或者小島國St.Thomas。

第一類登船結婚,除 了結婚典禮、享用茶酒點心之外,也能依照新人的預算加購使用設施。據Holland America的婚禮專員表示,在紐約曼哈坦登船結婚的新人不少,她最近接待一場50位賓客的婚禮,儀式後招待賓客開放式酒吧(open bar),架上全是好酒,包括約翰走路(Johnny Walker)系列。新人另外加購使用兩小時的網球場以及一小時的SPA,總共花費不到1萬元。

登船結婚加上航行數日,就是第二類登船結婚,目前Holland America紐約登船的也只有前往百慕達的行程。適合親密的家人朋友參與,婚禮後海上航行,延長分享喜悅。

第 三類的陸地結婚,花費較前兩類高一點。第二類的婚禮套裝約1500元,第三類則在2000元上下,艙房價格另計。新人若要添購任何東西只要事先交代,婚禮 專員會全數為新人準備妥當。但第二類與第三類遊輪結婚需要注意的就是簽證問題,最好先向遊輪公司詢問清楚,才不會掃興又損失金錢。

2010年4月24日 星期六

一齊做PIZZA

下午去角聲舉辦的家是寶親子歡樂園做PIZZA。其實我是要去幫忙的啦,Annya有福氣可以吃到她的最愛:PIZZA !!(Annya常常喊著要吃PIZZA,而咱們家幾乎週週有PIZZA吃,由此可知她有多愛了!)

 先從捏pizza dough開始:











 爹地也要湊一腳,Annya在一旁禱告:希望好吃啊~~~













接著塗抹蕃茄醬、起司












接著送進明亮寬闊的大廚房加 topping













在坐鎮廚師Andy的協助下,放上喜歡的配料。(我得說,Andy準備的材料真的是多樣質好)












我選了鳳梨、洋菇、pepperoni,青椒黃椒紅椒為topping,今日的PIZZA做得相當成功,被我們小三口吃個精光。下午四點多活動結束,我懷疑胃囊還裝得下晚餐嗎?傍晚小三口專程去Little Italy的米布丁店 Rice to Riches 買布丁,順道去Chinatown的潮州菜館和大旺買乾炒牛河和叉燒,然後窩回家一邊看DVD一邊大快朵頤,享受一個慵懶隨意的週末夜晚。
什麼裝不下晚餐簡直多慮,開玩笑,咱們家最厲害的就是會吃,很會吃。


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4/17 活動簡報

4/17的家長支持團體來了六個家庭(其中三個家庭缺席),以及兩位神秘嘉賓(真是讓小魚大大的驚訝和感動..),她們是Funtional Life早療機構的Mia和Shirley,去年小魚辦活動的時候合作過,這回知道我們有家長聚會,特前來看看有無需要幫忙的地方,並表示她們的director會繼續支持。

感謝主。

這次最主要的主題是五歲特教生到了school age 即將面臨的流程和挑戰。主講者小薇本身是一位OT(職能治療師),她有兩個孩子因為語言遲緩申請special ed,後來發現孩子的狀況可以申請普通學校的時候,她面臨學校拒收,請求再次評估以及聘請律師爭取等曲折的經過。即便她在特教領域,對於孩子上學的權益還是從「做」中學習,從身為母親的「堅持」中找到方向。

小薇給了我一大包資料,我會彙整後放在smallhugs.com 與大家分享。

孩子的部分由 Ken(OT)與 Vicky(PT)負責,另外有四位義工文玲,Fiona,Joy和 Mark(是的,就是小魚的阿娜答)幫忙,九個小孩在偌大的舞蹈教室裡活動,玩parachute,動手做自己的T-shirt,以及一些地板運動。

華人家長支持團體才剛開始,第一次聚會有這樣的成績小魚感到相當滿意。有多少人做多少事,當家長人數逐漸增多,上帝會將更多的治療師和義工帶給我們,上帝的恩典夠我們用。小魚在Cafe'和家長朋友們分享,我們能夠有這麼棒的治療師、義工和場地,依靠的正是神的祝福。 



2010年4月4日 星期日

復活節*受洗日

今天是復活節,也是我受洗重生的日子。

父母十八歲就相戀生下了我,祖母擔起照顧我的責任。四五歲的時候,我已經跟隨祖母進出佛寺,徹夜三跪一拜地朝山,抵達山上的佛寺已是吃早齋的時刻,小小年紀的我已被佛門師父收為弟子,並領有皈依證書與法號。

那是生命的印記,我和祖母是生命的共同體。祖母一輩子受盡了苦,祖父陸續娶了二房、三房、四房,每年只回家探她一次,她等於一輩子都在守活寡。幸而她虔心向佛,心有寄託,修練了吃苦忍耐慈悲寬以待人的美德。耳濡目染下,我也懂得忍耐的道理,在我十八歲失戀傷心無藥可醫之際,自己居然懂得跑到學校宿舍後方的佛寺晨晚誦經沈澱心靈。(十幾歲會自己跑去佛寺唸經的人應該不多吧..)

我不是一個會去到處拜拜的人,在我心裡只有三寶佛,祖母就像其中之一的觀世音菩薩那樣素雅恬靜。

直到2001年,我在台北遇見來自紐約的同事 Mark,彼此互有好感,可是我們在一次的深談裡發現,彼此最大的差異不在於東西文化不同,而是我是個佛教徒,他是基督徒。為此,Mark禱告數天,最後他對我說:「神說,妳是我在等待的那個人,妳其實擁有基督徒的特質。」

當時我無法理解,為何當他說妳可以脆弱可以依靠神的時候,我的淚水潰堤。

Mark回美國前送給我一本中英對照的聖經,為了更加瞭解神如何形塑 Mark 純真的特質,加上不辜負他送我聖經的美意,我開始獨自前往台北懷恩堂做禮拜,被聖靈充滿感動,後來加入唱詩班在教會服事。過去的我週末總是玩到凌晨才回家,週日睡到自然醒,後來為了上教會,週日必早起,我的改變讓周遭的親友感到不可思議,追問究竟是什麼動力讓我做了如此大的轉變?

因為愛情?或許是,可是我和Mark半個月才通一次電話,我們以理性經營這段長距離的感情,我每天試著禱告,相信神會為我安排一條明確的道路。2003年冬天,我和Mark在夏威夷的遊輪結婚。我們並沒有選擇在教堂結婚,因為我尚未受洗成為基督徒,我相信神的大能,然而當時的我始終無法背離跟隨祖母崇信近三十年的佛教。

我甚至對上帝說,我相信祢,可是我是一頭goat,野性難馴,不是上帝揀選的lamb

到後來,Mark不願意上教會了,他還賭氣說要和我一齊下地獄。一回,他對我說,神給了我們咒詛,我們每年都會經歷一場災禍。他細數2002年我倆遭黑人持槍搶劫,2003年財物損失,2004年流產,2005年車禍車頭全毀,2006年女兒誕生。我聽了心涼了一截,原來丈夫的眼中的我居然是個禍害。我回應他,神給我們每一個考驗的背後其實是滿滿的恩典。

我一直沒受洗,是因為在不瞭解不確定的狀況下我根本不願對神許下永生的承諾。再者是Mark離開原先的教會後一直找不到一個讓他有歸屬感的地方,這八年來我們在許多教會流轉,有一兩次我覺得可以定下來準備上受洗班的時候,又得換教會了。

20097月,撫養我長大成人的祖母傳出病危,太突然了,唯恐祖母強忍病痛在病榻上等著我趕回台灣,我禱告,希望她在沒有病痛的情況下離開人世。翌日祖母走了,走的時候很安詳,像睡著了一樣。

祖母的去世對我的打擊很大,趕回台灣幫忙處理她的喪事,依照她的遺願採用簡單莊重的佛教儀式。一個虔誠行善的佛教徒,死後依舊要過鬼門關,家人努力舉辦法會,就是要請冥界的七個王通融讓亡者通行;焚燒紙錢、紙蓮花和紙元寶,要不斷呼喚祖母的名,否則會有孤魂野鬼來搶;家人含淚問法會師父,祖母現在過得好不好?五百年後投胎能否做人得到更好的來生?

太多的擔心,太深沉的憂慮了,活著的時候努力做好事,死了以後家人依然不確定她會何去何從。我不禁想著上帝的愛何等豐盛,相信祂追隨祂死後就能上天堂。

是的,身為一個基督徒根本不需要憂慮肉身的腐壞,我們的靈將回到天家。祖母死了,那個舊的我也死了。就在2010年的復活節,我受洗了,在神的面前痛哭悔改,成為一個新的人。

我終於明白天上的父是多麼地愛我,這麼多年了,祂大可以掩面不看我這執迷不悟的孩子,然而祂始終耐心地將我領了回來。感謝主,祂從未放棄我。

許多教友前來擁抱我,直說太不可思議了,他們以為我是老基督徒了,沒想到我竟是一個這麼多年的慕道友!我微笑,只答一言難盡。我相信神,不是因為 Mark,也不是因為一時的感動,而是我在許許多多基督徒的身上,看見神的樣子,我甚至在自己身上看見神交付給我的任務。此外,我渴慕神的話語,盼望永生(死亡不可懼,只要信靠神就有eternity life),也羨慕那些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的基督徒,因為前人以神的話語教導他們,他們的世世代代得以蒙福享庇蔭。

Mark和我是第一代的基督徒,可是沒有關係,就從我們開始努力活出神的樣子,神會悅納我們,並大大賜福給我們的下一代,下下一代,下下下一代...,以及所有在我們身邊信靠祂的人。

感謝好友Stan & Joanne 前來教會支持觀禮。Joanne拍的受洗影片比Mark拍的角度還要好,收音部分牧師的話極小聲,Joanne感動啜泣的聲音和我答「我願意」的宣告聲倒是很清楚。美好的一天,陽光瀲豔,鳥啼處處,春天的氣息無所不在,兩千年前的今天,耶穌為我們被釘上十字架,流血而死,然後復活。兩千年後的我能夠在復活節當天受洗,揮別過去的那個我,從死裡復活,成為新的人,一個newborn baby,對我來說意義是極為重大的。